首页 > 滚动 > 正文

探访南水北调中线通水一周年:水价在可承受范围内

2016年02月04日 12:38    来源:经济日报   

  

  左图 河南郑州南水北调中线工程23号分会抠门中原西路泵站。

  右图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水质监测中心工作人员在对水质做常规检测。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已经通水整整一年了。

  2014年12月12日14时32分,随着河南南阳陶岔渠首大闸的缓缓开启,奔腾的“南水”随着干渠一路北上,为京津冀17个大中城市带来了久逢的甘露,滋润了久旱的北方大地。

  一年来,南水北调为中线城市居民带来了哪些便利?水质怎么样?水价如何?水够不够用?移民如何安置?记者近期跟随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前往河南、北京、天津等地,走库区、探水厂、访用户、询专家,进行实地探访。

  水质——检测过关居民说好

  水质是南水北调工程成败的关键。

  在河南省许昌市,丹江口水引来之前,居民生活用水主要来自河流水和地下水。长期的地下水超采使地下产生了大面积漏斗区,地下水水位越来越低,这一方面使得需要打更深的井来开采地下水,另一方面也使得水里附着的杂质更多,水质更差。这种恶性循环让许昌市民苦不堪言,但却苦于没有可利用的水资源,当地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用水难题。

  家住许昌市祥瑞小区10号楼102室的居民胡甲付回忆说,以前这里水质很差,烧水壶每天都要清洗,不然很快就会有一层水垢。而且口感不好,漱口的时候都会觉得发涩,每逢下雨,水龙头里喷出来的都是黄汤……“过去几乎家家都装了净水器,或者使用桶装水。”住在他家楼上的陈爱萍说。

  2014年底开始,情况变了,优质的丹江口水流进了许昌市的千家万户。“看这水有多干净!直接饮用都没有问题!”胡甲付走进厨房,接了一玻璃杯水给记者展示,只见杯子里的水干净透亮,看不到杂质。

  据许昌市南水北调办公室副调研员孙卫东介绍,目前,许昌市日供水量约50万立方米,全部引用丹江口水。其中,95%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I类标准,特定项目100%符合II类。

  优良的原水水质,同时降低了净水工艺处理中的物料消耗。许昌市周庄水厂厂长旁军伟说,原来用北汝河水原水每生产1000吨自来水,需投加净水剂(聚合氯化铝)6千克左右,现在用丹江口原水仅需加入2千克左右。并且,和北汝河的水相比,丹江口水中的氯化物、硫酸盐含量都低了很多,水中溶解性总固体、总硬度明显下降。

  光有好的水源是不够的,还需要保护好水源地的安全,不受污染。在南水北调工程建设之初,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就明确提出了“先治污后通水,先环保后用水”的发展目标。之后,国务院发布文件,加强丹江口库区及上游水污染防治和水土保持,累计安排190亿元资金,将水源区43个县全部纳入规划,使污水处理厂实现全覆盖。

  记者了解到,在核心水源区湖北省丹江口市,共关停“五小”企业100多家,关闭污染源120处,砍掉有污染的大小项目120多个;在渠首所在地河南淅川县,累计关停污染企业350家,否决大型项目40多个……

  水在运送过程中的安全监管十分重要。在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河南分局的监控室,记者看到,河南境内的干渠以漳河划为南北渠段,各个渡槽、节制闸、分水闸等的水位、流量都在大屏幕上的实时监控之中。河南分局副局长王江涛告诉记者,目前河南分局已经形成月度固定端面水质监测、自动水质监测站自动监测、水质实验室补充比对监测水质监测体系,以保证水质的安全可靠。

  天津分局设立了1个水质实验室、2个水质自动监测站和4个水质监测断面,通过实验室监测、自动监测和人工巡查相结合的办法对天津段输水水质实施监测。

  北京市南水北调办主任孙国升告诉记者,南水进京要经过三道防线:第一道是北拒马河节制闸,用发光菌检测污染物;第二道是永定河进口闸,用一种对水体敏感的鱼监测水质;第三道是自来水厂,一旦发生突发事件将迅速反应。

  水价——在可承受的范围内

  通水之前,社会上对于“南水”的成本及价格问题十分关注。记者在北京、河南等地采访时了解到,由于主干渠刚通水一年,部分地区配套工程仍在建设中,用水情况不一,目前很多受水区的水价还未变化,但上调是总体趋势。

  从各地情况看,目前,许昌市取水价格为0.74元每立方米,比以前略高,居民用水价格还暂时未进行调整。

  郑州市于2016年1月1日起实施新水价方案,居民生活用水水价从原来的2.4元每立方米上调为3.90元每立方米(第一阶梯水价)。

  在北京市,自2014年5月1日起执行阶梯水价,目前第一阶梯水价为5元每立方米,南水进京后尚未进一步调整。家住北京市郭公庄幸福家园小区的居民王艳香表示,政府投入这么大的资金、人力物力,为咱老百姓送来优质的水资源,水价适当上涨可以接受。

  针对未来水价将作何调整,国务院南水北调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南水北调工程投资大,调水线路长,调水成本高于受水区当地水资源的成本是必然的。但是公众不用担心水价会出现大幅上涨的现象,这主要基于以下几个原因:

  一是南水北调主体工程水价是按“保本、还贷、微利”原则确定,由工程供水成本、利润和税金构成,虽然总成本高,但调水量大,单位成本并不是很高。

  二是受水区用户终端水价是由受水区多水源的综合成本(含南水北调水价)、自来水厂加工和运营成本、污水处理费、水资源费等多因素构成,南水北调水价仅是水源成本的一部分,直接影响程度较低。

  三是在制定南水北调水价时,将充分考虑受水区当前的实际情况,目前还未按水资源的稀缺程度确定水价。据测算,受水区按最终用水价支付的用水费用,占居民消费总支出比重不会超过2%,仍然在居民可承受能力范围之内。

  水量——尚不能完全解决缺水现状

  通水一年来,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累计分水水量21.7亿立方米,其中向北京输水8.22亿立方米,天津3.73亿立方米,河北1.25亿立方米,河南8.47亿立方米。4个省市沿线约3800万人直接受益。

  南水北调中线建管局总调中心负责人表示,工程通水后沿线水资源紧张态势有所缓解,一些地区水质明显得到改善,通水效益逐渐显现,但用水缺口依然存在。

  孙国升算了一笔账,北京市每年需求水量约为36亿吨,自然降水20亿吨,有16亿吨的缺口,而南水指标只有10亿吨,这意味着还有将近6亿吨的水没有着落。

  由此可见,北京的供水问题仍不容乐观。北京市南水北调办一位工作人员的话十分直白:“以前水资源短缺情况严重,怀柔水库处于无水状态,密云水库44亿立方米的库容量最少的时候只剩下约6亿立方米。为维持北京市庞大的供水需求,只能使劲开采地下水。现在南水来了,对缓解北京供水压力起到很大帮助,但是还无法根本解决缺水问题,所以还需要适量开采地下水。我们未来的目标是慢慢用南水回填怀柔和密云水库,将来如果有可能,再回补地下水。”

  据了解,一年来,尽管北京人均水资源量已由原来的100立方米提升到150立方米,但仍远低于国际公认的人均1000立方米的缺水警戒线。天津的情况和北京类似。天津市南水北调办总工程师赵考生说,引江通水后一段时期,天津城市生产生活用水有所改观,但农业和生产用水依然缺乏。

  既然水量还不够,那该怎么办?孙国升认为,一方面应构建多元化的外调水保障体系。另一方面,要提高水资源的利用率,节约每一滴水。

  据悉,北京市下一步将新增外调水量,包括从山西、天津、河北等地调水,形成京津冀水资源的联合调度,分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压力。同时,严禁高耗水和污染产业;进一步强化农业节水,在农业用水已由过去每年20亿立方米减少到7亿立方米的基础上,计划2020年继续减少到5亿立方米;坚持科技节水,实施高效节水器具换装,进一步节约生活用水。

  此外,按照水利部组织编制的《京津冀协同发展水利专项规划》,京津冀将构建水资源统一调配管理平台,实行水量联合调度。到2020年区域水资源超载局面得到基本控制,地下水基本实现采补平衡。

  移民——多措并举保证安居乐业

  移民工程是一项复杂、繁重且周期长的任务,既要为移民安置新居,又要考虑他们未来的生活问题,让移民真正做到安居乐业。

  以河南省为例,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在河南境内共731公里,涉及征地移民群众22.04万人,征用土地61.7万亩,拆迁房屋470多万平方米。河南省移民办资金管理处处长朱明献告诉记者,为解决“一搬穷三年”的问题,河南省确立了“强村富民”总体思路,激发移民内生动力,千方百计增加移民收入。

  据悉,为引领移民发展,河南省实施产业化帮扶政策,截至2015年11月底,全省208个移民村移民生产发展共投入资金22.5亿元,已建成和在建移民生产发展项目达787个。同时,河南省还将移民后期扶持项目资金、生产发展奖补资金、政府产业基金和其他支农惠农资金,以集体资产的形式投向生产项目,吸引社会投资,壮大集体经济。

  “移民可通过出租、入股等方式从集体项目中获取收益,实现滚动发展。”朱明献说。如中牟县北沟石井村奶牛养殖项目、全店村大棚蔬菜项目和饲料加工园区,村集体将上级扶持资金入股企业,或利用扶持资金建成大棚作为集体资产租给企业使用,奶牛养殖棚村集体年固定收入40余万元,饲料加工车间年租金收入50余万元。

  据了解,近3年来,河南省移民办共筹集扶持资金6.5亿元投入生产发展,吸引社会资金20多亿元。目前,丹江口库区208个村每村都有集体收入,其中辉县侯家坡村集体收入突破了200万元。

  此外,移民安置带动了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对拉动地方经济起到帮助。河南省淅川县地处豫、鄂、陕三省交界,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核心水源区。为更好地让移民群体富起来,该县先后为企业融资近20亿元,仅茶产业一项,每年就提供5000万元以上的信贷资金。此外,淅川县还发展林下养殖、林下种植等多种经营模式,年产值可达4亿多元。发展旅游业更是解决了8000多人就业。

  郑州市南水北调办副主任张立强告诉记者,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在郑州的总投资有300多亿元,不仅能优化郑州市的投资结构,加强水利、环保等薄弱环节建设,而且还能持续保持一定规模的投资量,提供大量就业岗位,拉动经济增长,增强经济社会发展后劲。在工程完成以后,因水资源供给增加而能够扩大生产规模的产业及成长起来的新兴产业,还将吸纳部分劳动力就业。(记者 常 理)

(责任编辑 :王璐瑶)

分享到:
35.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