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每种“土著”植物都有一个故事

2018年09月06日 10:24   来源:北京晚报   

  春天里芳香扑鼻的丁香花、初夏时节大街小巷弥散的槐花香、秋日里街头金灿灿的银杏叶,还有遍染山野的元宝枫以及在城市绿地中无须浇水、施肥、打药却能保持勃勃生机的绿色苔草……这些被称为“北京土著”的植物不仅存储着老北京人浓浓的京味儿记忆,更在一代又一代科研人员的精心引种和选育下,成为更能抵抗环境变化的北京良种而继续繁衍。

  根据北京植物志(1992)记载,北京地区有土著植物1790种,其中土著树木有247种及变种,约占华北地区野生树种的80%,6成以上的土著树木具有一定的观赏价值,可直接用于园林绿化、美化或作为育种的原始材料;而土著地被植物种类繁多,达1000余种,其中二月兰、苔草等50余种地被植物已经在颐和园、天坛公园、香山公园、陶然亭、紫竹院等北京多家市属公园绿地中示范应用。

  在这些数据的背后,是每一位参与其中的园林科研人员默默的付出与日复一日的坚持,更蕴含着他们对于这些北京土著植物以及北京这座古都最深沉的热爱。

  元宝枫低海拔照样变色

  培育团队爬过野山翻过绿化带

  “北京土著树种就是北京土生土长的树种,像国槐、暴马丁香、白蜡、黄栌、臭椿、元宝枫,这些都是,它们在抗寒抗旱和抗病虫方面能力比较强”,北京市园林科研院彩叶乔灌木引选育团队负责人王永格介绍说,“北京土著树种的引种工作起步比较早,解放前有些树种如油松、侧柏、栾树、珍珠梅、榆叶梅、太平花等通过长期引种驯化,已成功应用于城市绿化中,这些土著树种也成为了曾经老北京城里的一道风景。解放后至今,伴随着时代的发展,城市园林中关于北京土著树种的应用更加丰富,景观效果也在逐渐提升。不过看似简单的土著树种选育过程却常常凝聚几代科研人员的心血,像现在北京秋天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有着血红叶色的‘丽红’元宝枫,就历经了20多年的选育过程,非常不易。”

  元宝枫的选种工作始于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科研人员认为,元宝枫不仅叶形秀丽,果实独特似“元宝”,变色也比较多彩,而且抗旱抗寒,基本靠自然降水就可以自然生长,非常适合在城市绿化中栽种。不过由于受海拔、空气湿度和昼夜温差的影响,城区里应用的元宝枫多数变色效果并不好。

  为了搜集到在城区低海拔变色优良的元宝枫植株,科研前辈几乎跑遍了北京各个角落,并连续多年对变色艳丽的元宝枫植株进行跟踪观测,采集表现稳定的母株种子进行播种,然后对生长出来的元宝枫再进行观测和筛选,“一个树种采集回来,播种后需要观测三五年,再花三五年观测性状的稳定性,期间需要漫长和枯燥的观测记录、对比和筛选,一般选种周期十几年很正常”,等到王永格的团队负责接手的时候,元宝枫的选育历程已经到了决选阶段,“这也意味着我们已经优中选优地把入选的元宝枫从几十株缩小范围到了10株以内。”

  从2003年开始,王永格和育种团队的同事利用比色卡、色差仪、分光光度计等仪器设备对元宝枫的叶色进行比对和数值测定,每年从10月中旬到11月中旬,团队成员每周都要记录叶色变化的详细过程,遇到温度骤然出现变化的时候,哪怕是在休息日,也会第一时间赶回单位,查看和记录元宝枫的状态。最终,有着血红叶色,而且在低海拔城区仍能完成叶色变色的“丽红”元宝枫在北京进行大面积推广应用。

  “复兴门桥区、明城墙遗址公园、香山公园正门还有城市副中心现在都有‘丽红’元宝枫,每当在城区看到这些在秋季叶色炽红的自育元宝枫,都觉得特别开心和自豪”,王永格告诉记者,城市绿化中看似简单的一个北京土著树种,其背后科研人员付出的艰辛和承受的寂寞恐怕只有育种人自己最明白,“我们曾形象地把自己比喻为‘高学历的城市农民’,包里永远装着本和笔,随时记录并画出符合育种目标性状植株的生长位置,然后连续跟踪观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同样工作。有时候为了寻找符合要求的育种母株,无论是高速路旁的绿化带还是人迹罕至的山野,我们都会去。”虽然这份职业背后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但王永格却和很多园林科研人员一样,自带一份苦中作乐的豁达,“记得我们去健翔桥附近的绿化带观测母株,需要翻越栏杆才能进到绿地里,我们都会随身带着工作证,还会穿上黄马甲,因为这还曾经被市民当成过交通协警。我们这个工作很多时候都需要在外边跑,像现在在做的北京土著树种臭椿优株选育工作已经连续观测了4年,从西边的门头沟到东边的通州,每年北京最热的季节,团队成员基本都是早上6点出门,晚上8点多收队,还要整理数据,测量果实大小,虽然辛苦,但是当自己培育出的品种广泛应用到城市绿化中,我们也是由衷的高兴。”

  苔草从山间长到城市

  科研团队山上一待就一天

  在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的北京“土著植物”展示基地里,被喻为“京草”的苔草算得上是这里的“明星”植物。“您看它不仅株型优美、观赏性高,同时养护方面也很原生态,不浇水、不施肥、不打药”,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梁芳指着一簇簇绿意盎然的苔草介绍说,“我一开始接触时觉得就是一堆野草而已,有必要专门驯化和选育么?后来多次到野外调查、采样,才发现原来苔草是不可多得的优良北京土著植物。而且苔草从北京的山间野生走向城市绿化,也凝结了几代园科院科研人员的心血。”

  早在上世纪70年代,课题组便开始了对苔草的引种工作。“光咱们北京就约有35种苔草”,从2003年开始,为了对苔草的引种进行研究,同时也为了能增加更多自主培育的彩叶苔草品种,梁芳和同事几乎踏遍了苔草种类密集的房山和怀柔的大大小小自然保护区,从上方山、云蒙山到喇叭沟门、青龙峡都留下了他们采集苔草种子的足迹,“我们经常要满山遍野去寻找野生苔草的身影,基本都是一早出发,带上几个大饼,背上水,在山上一待就是一天,都是没路找路,常常一脚下去,落叶到膝盖,特别容易扭伤。”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选育,目前北京也有了自己的土著彩叶苔草品种,“之前一般彩叶苔草都是从国外进口,不过它们叶色多为棕褐色,不鲜亮,不适应在北京生长,无法越冬,价格还贵”,梁芳充满骄傲地告诉记者,“经过多代科研人员的传承和研究,现在我们已经选育出了适应北方地区的苔草长绿期品种、矮生品种和彩叶品种,像彩叶的‘银妃’涝峪苔草叶子边缘是银色的,可以增加观赏性,也填补了国内苔草新品种选育的空白。”

  目前“园科”涝峪苔草和“京研”青绿苔草两个品种已通过了审定,并专门确定北京地区为适宜推广的生态区域。其中“园科”涝峪苔草应用最为广泛,最早应用于陶然亭公园、天坛公园,接着在北海公园、动物园、植物园等公园绿地中进行了大面积示范应用;“京研”青绿苔草先后于香山公园、紫竹院公园、颐和园等绿地进行应用。

  马上就访

  将有更多土著植物

  应用到城市绿化中

  随着国家对城市绿化和生态环境的重视,土著植物的深入挖掘和应用将成为未来绿化的一种趋势。2014年习近平主席考察内蒙古绿化时指出,只搞“奇花异草”不可持续,盲目引进也不一定适应,要探索一条符合自然规律、符合国情地情的绿化之路。

  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副总工、园林科研院院长李延明介绍说,依托土著植物、生态治理等科技成果,结合公园绿化改造,市属公园在景观营造方面近些年正在逐步提高兼具观赏性、低耗性和适应性土著植物的应用比例,推动公园生态环境持续改善。

  其中,北京野生土著树种的引种、驯化和选育也将是园林绿化应用和育种行业的发展大方向。近几年市园科院开展了大量课题研究,对土著树种资源加大了普查、引种和驯化力度,陆续引入了小叶白蜡、齿叶白鹃梅、六道木、中国黄花柳等种类。通过逐步引种驯化,今后会有更多低耗高抗、符合国情地情的优良土著树种应用到城市绿化中。

  另外,在北京土著地被植物应用方面,自2006年起园科院及市属公园陆续开展了20多个课题研究,筛选出二月兰、蛇莓、苔草等兼具观赏性和适应性的乡土地被植物50余种,这些野生地被植物不必每年播种,生产繁殖速度快,而且节水,无须施肥及病虫害防治,养护成本低。同时提出了“乡土花卉组合”应用技术,更多低养护、高景观的研发成果将在颐和园、天坛公园、香山公园、陶然亭、紫竹院等北京多家市属公园绿地中出现。本报记者 左颖文 J170 程功摄J129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