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探访"偷鸡腿妈妈"老家:两女儿抱养自姐姐家

2016年06月03日 08:07   来源:中国日报网   

  这两天,一则新闻——“最心酸的儿童节礼物 她偷了个鸡腿给生病的女儿”让朋友圈刷屏了,这份朴实又无奈的母爱,在让众多网友心酸落泪的同时,也引发了大讨论,有观点认为她偷东西不对,可以帮她,但却不应把这种行为贴上正能量的标签。

  经过打探,这位特别的妈妈刘某燕是山东德州平原县人。今天,大众网记者探访刘某燕的老家,了解到“偷鸡腿妈妈”的真实生活:刘某燕患病的双胞胎女儿是抱养的,并非亲生,其丈夫也在2014年与她离婚。在乡亲邻里的眼里,刘某燕善良随和,从未“拿”过别人的东西。刘某燕和两个孩子早在2014年起在老家就享受低保和困境儿童补助,她也经常回老家为两个孩子报销新农合,但是对于巨大的医疗费用,这些补助只是杯水车薪。

  虽然一直在想方设法帮助刘某燕,但是她为女儿偷鸡腿的事,还是让老家的乡亲们心里很难受。老家的乡干部6月2日晚已经连夜去南京看望她,并且打算为两个孩子申请民政救助,如果她们原意回老家,乡里的小学可以让两个孩子免费就读。

  双胞胎女儿是抱养亲姐姐的,邻居眼中的刘某燕为人随和老实

  6月2日中午,大众网记者来到了刘某燕的出生地——德州平原县某村。此时,刘某燕娘家的大门紧锁,透过门缝,可以看见两辆老旧的电三轮车停在大门内。房屋的白灰墙皮有点斑驳,四周墙角还露出了土坯。背面是刘某燕的大哥家,从大哥家的院子里可以看到,刘某燕娘家的正房后墙被几根木头顶着,十分破旧。

  刘某燕的大嫂子还不知道小姑子在南京“拿”了超市东西。她说,上一次见到小姑子,是半个多月前,刘某燕回老家给两个孩子办新农合报销,两个孩子因为病情较重没有回来,最近一次见到两个孩子是在去年。

  刘某燕的哥哥说,刘某燕的孩子是抱养亲姐姐的,孩子很小的时候就查出有肾病,2013年刘某燕就带着孩子去了南京盱眙县亲姐姐家,一边打工一边给两个孩子治病,2014年丈夫与她离婚。刘某燕走后,与家里的联系就少了,对妹妹在南京的事情他也并不了解。

  对于刘某燕抱养女儿的事,在村里是公开的,甚至包括乡干部也都清楚。根据乡亲们所说,刘某燕一家,包括两个孩子在内“不太灵光”。由于刘某燕经常回老家给孩子报销新农合,村支书付新春对她家的情况十分了解。他告诉大众网记者,刘某燕早年嫁到别的村,抱养了她姐姐家的孩子,孩子很小就查出有肾病综合征,后来她丈夫选择了离婚。

  对于刘某燕在超市偷鸡腿的事,她嫂子说,不相信这是事实。她说,“俺小姑子一直勤劳、宽厚,婆媳关系、姑嫂关系都很好,而且从没有拿过别人的东西。”

  刘某燕的邻居说,刘某燕从小在这里住,2014年离婚后又在这里落了落脚,然后就去了江苏。在她的印象中,刘某燕是一个很随和、老实的人,在村子里名声挺好,虽然平时难得见面,但刘某燕每次回家都会和她打招呼。“她家有十几亩地,基本是她母亲和哥哥种,这些年为了给孩子看病,她应该花了不少钱。”

  “偷鸡腿妈妈”引发道德讨论,偷东西不应被贴上正能量标签

  大众网记者发现,在大部分人被这位“偷鸡腿妈妈”所感动的同时,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对“母亲偷东西,情大于法”,以及对教育孩子最佳方式的大讨论。

  有的网友评论说:这确实是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然而,在无情的法律面前,我们的怜悯心与道德感又何处安放?贫困不是违法犯罪的理由,生活中难免有这样那样过不去的坎儿,但再难也不能干损人利己的事情。

  还有网友担心此事会对人们的价值观产生不良的导向,这位妈妈的爱心是值得肯定的,但是偷东西是不对的,不能成为正能量的宣传。有网友评论说,“偷鸡腿能获捐款40万元”这件事被贴上正能量标签后,其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更值得追问。如果类似的新闻一再出现,人们还能保持同样的同情心吗?

  刘某燕和女儿享有低保、困境儿童补助,定期报销新农合

  刘某燕的难处,在村里甚至是乡里,也是公认的。为了尽可能地帮助她,村里和乡里也没少操了心。村支书付新春介绍说,刘某燕从2013年起,就带着孩子去南京投奔她姐姐。由于孩子看病需要花钱,他和乡政府干部建议并帮助她把户口从前夫的村里转到了现在的村里,村里经过民主评议、公示,通过了刘某燕和两个女儿的低保资格。

  从2014年初离婚开始,刘某燕娘仨享受低保,每人每月领取低保金120元。考虑到刘某燕家的情况,乡政府2014年9月份又给刘某燕的两个孩子申请到了德州市困境儿童补助,每个孩子每月发放300元生活费。但是,根据政策,已享受低保的,就高不就低,不能重复享受其他补助,全家的补助只有720元。

  自2015年第三季度,当地低保标准提高了,每人由120元/月提至150元/月。刘某燕的父亲去世后,刘某燕娘仨便与60多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为了让整个家庭能多享受点补助,民政部门便把低保享受人改为刘某燕和她母亲,把两个孩子单独算,这样一来,两个孩子就可以享受困境儿童补助600元,加上刘某燕和其母亲的低保金300元,这个家庭一个月能补贴900元。

  由于刘某燕的医保关系在平原县,每年她都要回来给孩子办理医保手续。乡农合办主任任吉珍向大众网记者拿出了刘某燕报销新农合的手续,记者看到,从2014年开始,刘某燕一共报销了6次,总共报销了2.2万余元。

  乡里打算去南京看望刘某燕,准备为孩子申请民政救助

  今天一早,乡政府民政助理张凤琴听说了“鸡腿妈妈”的事,当她得知新闻的主人公是在南京看病的山东人时,心里一紧,立即就意识到可能是刘某燕,因为她亲手为她办理过低保手续,而且知道她在南京打工、看病。

  “对这户困难家庭的情况,我们非常了解,而且几年来一直帮助他们充分享受国家的政策。”随后,乡党委书记艾涛给大众网记者找到了一些报表,上面记载着刘某燕家的人口、收入 、孩子病情 、开支等情况,以及接受救助的日期 、金额等信息,非常详实。

  艾涛说,虽然刘某燕偷东西的行为不对,但是这个事情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母亲疼爱孩子,孩子不是亲生的,她依然不离不弃,这份母爱很让人感动。艾涛动情地说,他打算带村干部去南京一趟,家乡的人都很关心她,也希望刘某燕不要有压力和阴影。乡里打算跟刘某燕商量商量,准备给刘某燕的两个孩子申请民政救助,最高能达到5000元。如果刘某燕愿意带着两个孩子回来上学,乡中心小学将提供免费就读的机会,在学校的食宿也可以减免。

  大众网记者离开时,麦田青绿中泛着金黄,再过几天,就要麦收了。艾涛说,乡里准备组织党员干部,帮助刘某燕家里收小麦,今后还要在生产、生活上提供必要的帮助……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