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成都闹市区女童大哭 外婆被群众报警称“偷娃娃”

2016年01月21日 10:39   来源:成都商报   张丰

  网友发布的现场图

群众:偷娃娃快来抓

 

  60多岁的赵宏(化名)婆婆腰痛病犯了,打算从金堂到成都看病。由于女儿女婿都在成都市区,赵婆婆决定带上小孙女宝宝一起去看病。然而,几小时后,在东大街芷泉段东方广场的公交站牌下,赵婆婆却被愤怒的热心人团团围住,在嘈杂的人声中,赵婆婆跪坐在地上反复念叨:“这真的是我的亲孙女。”但这些话却被更多人的猜测所淹没,围观群众都说:“这是偷娃娃的,快喊警察来抓。”

  现场

  六旬婆婆跪坐人群中

  反复念叨“娃娃是我亲孙女”

  接到指挥中心的警讯:“东方广场有人报警,称可能有人偷了娃娃。”水井坊派出所民警立即赶到现场,看到一个60多岁的婆婆跪坐在几十人层层包围的人群中间,旁边一个1岁多的小女娃娃左看看、右看看,一脸茫然。婆婆仰着头反复在念叨着什么,但现场太嘈杂,根本听不清楚。直到拨开人群来到婆婆身边,民警才听到她说的是:“这真是我的亲孙女。”

  但这样的说法遭到群众的反驳,有人告诉民警,“这个婆婆说自己没偷娃娃,却无法打通娃娃父母的电话。”还有人说,“这个婆婆说自己要去二医院看病,但为什么在这里下车呢?”围观者还议论道:“偷娃娃的人好坏嘛,想想丢娃娃的爸爸妈妈好造孽。”

  民警说:“当时那种情况,周围根本没人听得进去婆婆的解释。”旁边的人还在愤怒地陈述着,一直呆呆望着人群的宝宝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调查

  孩子因想上厕所而大哭

  和婆婆是一家人

  眼看娃娃哭了起来,民警赶紧捡起娃娃掉在地上的围巾,看到婆婆的包里装着各类小宝宝的物品,婆婆手机中的照片大多都是这个宝宝笑哈哈的模样。

  面对人群“快帮娃娃找到家”的要求,出警民警答应“一定调查出真相。”随后,民警劝说婆婆带着宝宝离开现场,前往派出所。

  离开了喧闹的人群后,心神未定的赵宏向民警讲述了事情的原委,自己从金堂出发到成都市二医院看病,结果还没到地方宝宝说想尿尿,于是婆婆带着孙女下车四处找厕所,由于对东大街不熟悉,婆婆没找到厕所,宝宝憋得大哭起来,有热心人看到后怀疑是“偷娃娃”,上前询问未果随后报警。

  就在此时,宝宝的爸爸也打来电话,解释称自己刚刚在上班,没接上岳母的电话。派出所值班民警称,这个婆婆外表看起来就是一个农村老太太,背个花布包被人一质问就慌了,说不清楚话。

  通过在公安信息网上查询,娃娃和婆婆是一家人。随后,孩子的爸爸赶至派出所接岳母和女儿。临走时,宝宝的爸爸还一脸疑惑又有些愤怒地说:“这到底是咋个回事嘛?”宝宝被爸爸抱在怀中睁大眼睛,嘴里轻轻地咬着一颗花生。赵婆婆一直到离开派出所时,似乎还未从惊吓中回过神来,依旧反复念叨着:“这就是我的亲孙女。”(记者 梁梁)

  屡/见/不/鲜

  乘客报警

  孩子哭闹20分钟 妈妈被误会

  去年7月的一天,湖南的刘先生在乘坐公交车回家途中,遇到一对母子,因孩子持续哭闹20多分钟,他在警惕之下报了警。经证实,涉事女子与儿童确属母子关系。事后,刘先生表示,如果遇到人贩子却没报警自己会后悔。

  司机怀疑

  欲送走失儿童回家 小伙被误会

  去年6月底,郫县一位小伙欲帮助走失的儿童回家,结果被误当人贩,遭到了暴打。经警方调查,该小伙自称由于酒后言语不清将目的地说错,加之小孩不停哭闹,引起了出租车司机的怀疑,怀疑他偷小孩,因而叫来其他人帮忙。事后,小孩在父亲的陪伴下多次到医院探望该小伙。孩子父亲表示,十分感谢他,“但内疚的连累他遭了打。”

  围观是好的起点

  腊肉作为一种传统食品,其流行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以往人们没有冷冻鲜肉的手段,采用熏制的办法,可以大大延长保质期。如今,每家都有冰箱,本来已没有再熏制腊肉的必要,但是,由于人们食用腊肉的年代非常久远,熏制腊肉已经成为一种习俗,而腊肉独特的味道,也早已深入人心。因此,每到春节,熏腊肉就大为流行,尤其是对上了年纪的市民来说,这甚至是“年味”的一部分。

  在现代城市生活中,熏腊肉成为一种危险行为,因为和传统社会相比,现代城市对火灾的防范,更不容得一丝马虎。在城市中熏制腊肉,最起码也属于“火灾隐患”的范围,除了消防之外,社区也有责任予以监控。

  而那些报警的围观者,其善意和责任心是很可贵的。他们远远看到浓烟,实在无法分辨是真正的火灾还是熏腊肉,选择报警是一个值得肯定的选择,因为早一点报警,对扑灭火灾就多一分把握。这种责任心,是城市公共秩序得以维系的基础,也是值得提倡的市民精神。

  这种公共责任对任何陌生的“闯入者”都有警惕之心。不远处升起的浓烟,带小孩进城的乡下婆婆,都会受到围观者的审视。

  根据过往的新闻,这种“偷小孩”的事件,十有八九都是一场虚惊。但是对这种围观,我们还是应该珍视。熏腊肉和“怀疑偷小孩”的现象短时间内都不可能消失,但是在反复的“围观”之下,火灾会减少,而真正偷小孩的行为,也可能会减少。

  “围观”是一个起点,围观也应有一定的限度,之前有些地方,发生过围观“偷小孩”结果却伤害到孩子家属的情况。围观并及时报警,交给更专业的警察(消防)来处理,才是更好的处理。

  我想,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允许这样善意的围观存在。(张丰)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