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沪推动高校实体书店全覆盖

2018年01月03日 09:02   来源:东方网   

  复旦大学周边的书店有“文史哲范儿”,同济大学附近的书店受到建筑设计师青睐,想要法律方面的专业书可以去华东政法大学周边的书店……据不完全统计,上海14所大学周边有34家书店。

  近日,上海发布《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文创“50条”)。其中提出,落实《关于上海市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加快建立布局合理、结构优化、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新型实体书店发展格局。推动本市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全覆盖。目前上海已有的高校实体书店发展如何?有没有一些值得借鉴和学习的地方?为此,记者走访了鹿鸣书店、经世书局和涵芬楼。

  鹿鸣书店:主打人文学术,提供个性化服务

  在复旦大学正大体育馆的对面,有一圈青竹围绕的区域,便是鹿鸣书店的所在。自1997年创办,鹿鸣书店经过两次搬家,2014年3月来到这里,从当初的80平方米到现在的200平方米,门前有院落。这次搬家得到了复旦大学后勤部的支持,以合作共赢、风险共担的方式,为学习研究的师生提供了一个良好场所。

  走进院子,书店布局一目了然,与图书馆相似的书架,提供简单咖啡和茶的吧台,还有分布在落地窗边的几十张桌椅。鹿鸣书店创办人之一顾振涛介绍,书店的经营相对之前有所改善。随着空间的扩展,书籍和阅读活动的数量都有增加。与网上书店和一般的实体书店不同,鹿鸣以人文社科为方向,陈列的书籍主打中国传统的文史哲和西方的哲学。

  对于人文学术研究来说,图书是最基本的配备。作为一个有20年积累的书店,鹿鸣一直为复旦的文史学者提供个性化服务,这其中包括著名的古文字学家裘锡圭、唐代文学研究专家陈尚君,当然还有一些已故的文史名家,如朱维铮、俞吾金、吴金华等。根据他们开出的书单,寻找和购买到印刷量较小的学术图书,还有一些是不容易找的、出版已久的旧书。同时,鹿鸣与许多国内外学术机构保持联系,包括复旦大学的中文系、哲学系、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等,与哈佛大学的Fine Arts Library、印第安纳大学的东亚研究中心等也有交集,为他们采购书籍。

  顾振涛告诉东方网记者,鹿鸣将继续为研究人文学科的专业学者和学术机构提供服务,将打造成一个经典书店。

  经世书局:线上线下推广全民阅读

  离鹿鸣书店不到500米,就是上海复旦经世书局。书店成立于1993年,隶属于复旦大学出版社,原名普雷斯(Press的音译),1996年南怀瑾先生建议改名为“经世书局”并亲提,寓意“汇聚古今中外文化,学以经世而致之用”。

  进入书店,一个“顶天立地”的“书梯”十分吸睛。右侧一扇扇拱形门,书店空间仿佛被延伸。两年前,经世书局重整装修,不仅改善了室内的采光、图书陈列,还增加了一些与互联网相关的服务功能。从了解广大师生的学术兴趣与研究主题入手,书店以“主题”分类来展示图书。为了与读者建立长久的联系,经世书局开通微信公众号,定期发布好书、新书推荐。从2015年12月至今,经世书局每月定期举办文化讲座,每场活动平均读者30多人。据统计,书店年到访读者21万人次,日均服务读者200人次(购买的读者),年服务读者6万多人次。此外,经世书局与当纳利、上海三联、上海博物馆等8家单位合作,打造一个小型的020平台,提供有个性化要求的印刷服务业务。

  今年上海书展期间,经世书局成为上海书展的分会场,并被评为十佳分会场之一。经世书局努力践行全民阅读也得到了认可。今年经世书局获得了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10万元专项资金资助。在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推荐下,经世书局还获得了中央文化产业发展资金资助(奖励类)奖励资金。

  经世书局的负责人透露,将尝试开辟字画专区,与复旦大学古籍保护研究院合作,引进手工造纸、制墨、版画等与传统文化相关的体验项目。在合适的时候,“经世书局”将走出上海。

  涵芬楼:让大家愿意读书、学会读书

  今年4月,华东师范大学师生手绘上海高校周边书店地图走红网络。该地图的创意策划庄瑜说:“我希望书店能举办更多的人文活动,也能更多地请老师来做一个导读。像华师大去年开的涵芬楼,做了很多文化沙龙,不收场地费,但是以买一本书的方式抵扣‘场地费’,这让大家能真正感受到书店的好。”

  “要有多少勇气,才敢在图书馆旁边开一间书店。”商务印书馆涵芬楼阅读体验中心在自身宣传推送中曾如此放言。其执行总经理张鹄表示,涵芬楼不仅具备一个书店的功能,它还提供了一个相对舒适的阅读环境,最核心的目标是让大家愿意读书。

  所谓的“相对舒适的阅读环境”,乍看之下,涵芬楼与一般的书店差不多,有书,有文创,也有餐饮。涵芬楼自身定位为“学生的第三空间”的涵芬楼,为学生将知识学习与生活实践结合起来提供了各种可能性。其中有一块名为“無亦無”茶的空间,学生通过茶艺、美术、诗词和音乐的结合,多方位展示茶文化的内涵。此类学生参与的实践活动,也能给观看的学生带来深度的阅读体验。同时也加强了学校社团与社团之间、学科与学科之间的交流、分享。张鹄还透露,涵芬楼中的糕点、咖啡都是学生们自己亲手做的。

  在一处书架上,东方网记者发现了华师大夏雨诗社的推荐书单。其实在涵芬楼读书会的线上版本中,不仅有领读书单、活动预告、书评等,还有一书一码书单系统,即每本书都有一个二维码,读者扫码后,可以与志趣相投的人分享读书笔记、相关信息等,进入这本书的世界。涵芬楼读书会聚集了爱读书、会读书的师生,目前线上成员已有2000多人。

  在张鹄看来,校园实体书店最重要的功能是引领学生读书,赋予他们生活的能力,也就是创造读书和学会读书的环境。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发行处处长忻愈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规划布局上,上海将鼓励和支持国内外品牌实体书店落户上海;依托“文教结合”机制,加强上海高校校园书店的整体规划和建设,让上外书店(上海外国语大学)、同济书店(同济大学)、上海交大书店(上海交通大学)、曦潮“北岸·大学空间”(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复旦经世书局(复旦大学)、商务印书馆涵芬楼阅读体验中心(华东师范大学)等一批校园书店或升级,或转型,或优化;同时持续鼓励并支持一批有热情、有创意、有干劲的年轻人创业开办中小微,专、精、特书店,实现上海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全覆盖。(记者 包永婷)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