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北京市6处老堵点年内有望“摘帽儿”

2017年04月12日 10:35   来源:北京日报   刘冕

  今年年内,分钟寺桥、万泉河桥、酒仙桥等6处常规老堵点有望“摘帽儿”。昨(10)日,北京市交通委路政局项目中心副主任王栋介绍,今年本市将完成100项疏堵工程,其中市交通委完成20项,城六区政府完成50项,大兴区、通州区、昌平区、房山区和顺义区等城市发展新区完成30项。

  与往年疏堵工程对象以路为主不同,今年重点关注堵点。比如地铁1号线四惠东站A出口处将设置跨京通快速路人行过街天桥,为路面减负。

  两处环路立交改建匝道

  6处老堵点中的两处是环路上的立交桥。一处是三环路的分钟寺桥,一处是四环路的万泉河桥。目前,两桥的疏堵方案都已经出炉。

  分钟寺桥主要是改造匝道。这座桥位于东南三环与京沪高速相交位置。市民开车由北往南,大约150米内,先路过由高速驶入三环路的入口,之后才是驶出三环奔高速的出口。这种“先进后出”的交通组织模式,导致进出京沪高速与三环主路的车辆多次交织,“死扣”经常出现。此次改造将现况出京环形匝道半径减小,并在外侧新建进京定向匝道,同时封闭现况进京环形匝道入口,将立交出入口形式改为“先出后进”,最大程度地避免机动车交织。预计今年10月前,这处堵点将“摘帽儿”。

  万泉河桥位于北四环西部,路政部门将在现有立交基础上新建西向北方向的远引匝道,长度约1.8公里。“项目实施后,车辆由西往北,不用再像现在一样必须通过桥下,并连续经过3个灯控路口才能左转向北进入万泉河路。”王栋介绍,该项目正在施工,预计年底前完工。

  大山子五岔口减负“解扣儿”

  酒仙桥区域是北京东北部最著名的老堵点,而大山子路口又是酒仙桥地区拥堵最严重的地方。从地图上看,这里是一个罕见的五岔路口,机场高速大山子出口、京顺路、酒仙桥路、酒仙桥北路、机场辅路及高速入口匝道都在此交会。路口周围,电子总部、IT行业园、798艺术园区和恒通国际园等都是车流汇聚处,交通组织非常复杂。王栋直言:“这处交通瓶颈已经成了周边居民及途经此处广大司机的一个心结。”

  对此处疙瘩的“解扣儿”将通过一系列“软手段”实现。路政部门与市公安交管局、朝阳区政府等单位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确定了改造措施,比如将现状路口北侧的机场辅路调整为南向北单行,通过彩虹路、酒仙桥北路进行适当绕行,来缓解大山子路口交通压力。同时,配合交通组织调整,对机场高速大山子桥下道路南北两侧进行拓宽,增加机动车道来提高桥下路口通行能力。另外,路政部门将现状上机场高速出京方向的匝道入口进行北移。“主要是疏解这个路口目前承担的过多功能,缓解交通拥堵。”

  安立路的疏堵也不用大手术。“去年,我们制定了《城市道路车道宽度调整试验工程设计指南》,此次安立路出京方向6.6公里道路将依此试点,通过压缩现状车道宽度,在出京方向增加一条机动车道。”王栋说,安立路部分路段单侧将从3条社会车道变为4条。

  过街天桥直通四惠东站二层

  1号线四惠东站A出口位于车站二层,现况南侧乘客通过跨京通快速路人行过街天桥后,需通过无障碍坡道或步行梯道下桥,再由车站一层入口梯道上至二层换乘地铁。未来,天桥将延长,直接接入四惠东站二层。目前,工程已开始施工。

  京哈高速漷县进出口段也将拓宽。王栋介绍,该收费站出口道路与京塘路相交,这条路是联系通州新城与东南部地区的一条重要道路,承担着集散地方交通和过境交通的双重任务。“但路口最窄处只有8.5米,早晚高峰拥堵严重。”改造后,路口将拓宽到27米,收费站进口车道变为3条直行车道;出口车道也为3条,左转、直行和右转分开,提高道路通行能力。

  热点回应

  为什么疏堵工程结束了还是堵?

  路政部门:从2003年起,本市先后实施了1744个疏堵工程。疏堵工程大多是小投资、小工程,但能起到缓堵大作用。但疏堵工程不能根治北京市交通拥堵的源头问题。这些项目多是针对某个堵点起到缓堵作用,要靠不断积累才能显现更大的作用。(记者 刘冕)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