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滚动 > 正文

文保速度赶不上拆迁 沈阳老建筑23年消失近400座

2015年12月14日 09:04   来源:工人日报   刘旭 沈阳图景

 

  满铁奉天图书馆不可移动文物标识

 

  2009年,满铁奉天图书馆拆除后的废墟。

 

  沈阳车辆厂仓库,2010年拆除。

 

  辽宁电影制片厂,2008年拆除。

 

  “奉天纺纱厂、奉天陆军被服厂、法国驻奉天领事馆、会兰亭、广生堂、广州菜市场、亚洲电影院……现在这些老建筑只能在图片中看到了。”11月22日,在“文保志愿者镜头下的沈阳老建筑”讲座上,沈阳市文物保护志愿者团队成员葛宝全拿出一本老建筑照片册,抚摸着一张张微微发黄的照片说。让他伤感的是随着城市建设的提速,很多老建筑被拆除了,文物保护的速度赶不上推土机拆迁的速度。

  23年间老建筑消失近400座

  沈阳有2300年的建城史,素有“一朝发祥地,两代帝王都”之称。同时,沈阳是中国的重工业基地,有着“东方鲁尔”的美誉。这里有一系列历史建筑和工业文化建筑,沈阳故宫、福陵、昭陵、长安寺、东三省总督府、奉天商务总会、满铁奉天公所旧址、南关天主教堂、现为中国工业博物馆的沈阳铸造厂厂房……据第三次文物普查数据显示,沈阳市共登记1530处不可移动文物,其中国家级27处,省级63处,市级171处。1986年,沈阳被国务院列为第二批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

  不是所有老建筑都那么幸运,从事文物保护23年的葛宝全告诉记者,在他的相机下,沈阳有近400座老建筑已经消失了。

  2004年3月,沈阳冶炼厂3座烟囱爆破拆除。这3座烟囱曾是沈阳市最高的工业建筑,也是沈阳的标志物。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冶炼厂的老工人希望留下来,因为这记录着一段沈阳工业发展的历史。然而,正值沈阳房地产业蓬勃发展之势,冶炼厂的地值几亿元,相较之下,GDP占了上风。爆破当天,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冶炼厂的老工人带着遗憾作最后的告别,一些老工人当场哭了,以写工业诗闻名的商国华创作了《惜别的遐想》一诗。遭受如此厄运的还有历史悠久的、曾是中国行业龙头企业的沈阳电缆厂、沈阳水泵厂、沈阳重型机器厂、沈阳低压开关厂。

  奉天纺纱厂旧址是沈阳市级不可移动文物,2000年1月,却被开发商开进来的推土机违法摧毁。2009年10月,开发商派拆迁工用大锤将法国驻奉天领事馆旧址局部砸毁;2015年1月,沈阳故宫具有378年历史的武功坊南侧中间西面戗柱被轿车撞伤,造成戗柱受损,表皮脱落。

  除了拆除外,很多老建筑破损严重。民国时期名震东三省的戏院——中山大剧场旧址,被一个废品收购站包围着。1929年建成的中山大剧场是东三省最大、最好的剧场之一,梅兰芳、程砚秋等许多知名演员曾在此登台献艺,传统的大屋顶和翼角檐下的彩画,仍能显出当年的风采。现如今,门前却堆满了装着塑料瓶、废铁的编织袋。

  步履艰难的文物保护

  “怎样记录满铁奉天图书馆的倒掉呢?看着它被拆得不成样的残影和倒下的残破墙面,我满眼酸楚,拿着相机,真不想记录下这一刻的悲哀。”文保团队成员王泽音在博客中写道。

  2009年2月,满铁奉天图书馆面临拆除。满铁奉天图书馆是日本殖民时期信息、情报的重要收集所,是日伪统治的“活化石”,也是沈阳市唯一一座西班牙风格建筑。当地媒体刊出了“满铁奉天图书馆被迫挪窝”等报道,这座图书馆在当时的日本人中拥有很高知名度,听说要拆除,很多日本老人也感到遗憾,文保团队在网络上发帖子全力呼吁保留下这座老建筑。迫于压力,开发商答应异地重建。然而,新建的图书馆没用原有的建筑材料,外观也由两层变成了四层,完全“改头换面”了。王泽音说:“异地重建是将一砖一瓦编号拆除,在异地不改变原貌的组合重建。而现在新建的建筑根本没有历史价值。”

  11月29日,记者随文保团队来到位于三经街旁的汤玉麟公馆,发现西侧入口处的门斗被水泥墙“罩”了起来,原有的爱奥尼柱式风格建筑构件全都看不见了。汤玉麟公馆是沈阳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紧临三经街一侧为建筑带门斗的入口,2007年作为餐饮场所时,经营者用玻璃幕墙将其罩住,今年3月,经营者用水泥构筑的房屋将其包裹,改变了建筑外立面,与原建筑文化格格不入。

  盛京鼓楼遗址是文保协会保护下来的老建筑之一。2011年4月,沈阳市在进行人防工程作业时挖出石基座,位置就在沈阳故宫的西北角。盛京城鼓楼建于1637年,是皇太极改建盛京时修建的,是清代盛京城的重要物证。文保协会积极进行网络宣传,媒体相继报道,得到市政府重视。时任沈阳市副市长邢凯要求在不影响建筑原貌的情况下,将石块编号搬走后,在原址上以景点形式复原。目前,尚未复原。

  沈阳市文物保护志愿者团队队长陈赫告诉记者,沈阳市很多伪满时期、民国时期历史建筑80%以上都是因为城市建设、土地开发、生产生活等人为因素消失的。因为没有执法权,他们只能全力呼吁,趁老建筑消失前,多拍些照片。

  为何文物保护如此之难

  破坏文物的违法犯罪成本低,让违法者有恃无恐。沈阳市民俗学会副会长蔡学勤告诉记者,根据相关规定,拆除一座建筑面积1500平方米的老建筑,开发商被罚款50万元左右。而很多老建筑都在沈阳市繁华路段,有些位置商铺能达到1.3万元一平方米,拆除后的收益要高出罚款额上百倍,这让很多开发商宁肯违法,也要强拆。

  大众文物保护意识薄弱,让文物保护工作步履维艰。11月21日,文保协会组织了“辽东文化行”主题活动,去辽阳市古城墙参观,来到一个村里,发现很多村民用来盖房、砌猪圈、马棚的砖就是城墙砖。听说是文物后,一些村民偷偷将城墙砖藏起来,一见到有考古的人进村,就拿出来以1000元一块的价格出售。文保团队多次劝说村民要交给文物局,村民却说,自己家的东西,凭什么交公。

  2015年6月,沈阳市文物保护协会志愿者团队正式成立,正式成员仅有65人。相对于上千座分散于街道、郊外的老建筑,想要实时保护,根本无能为力。陈赫说,文物保护,除了强有力的专业队伍,也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当地政府大力支持文物保护工作开展,可将文物安全纳入政府绩效考核内容或者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范畴,明确文物单位安全责任主体,落实主体责任和安全措施,同时让所有人参与到文物保护当中来。(记者 刘旭 图片来源 沈阳图景)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