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系”掌舵人与佛山改革30年

2014年02月12日 17:47   来源:南方报网—南方日报   

  “佛山既不是省会城市,也不是国家战略产业重点支持区,它只是珠三角一个普通城市,工业总产值却能排在珠三角第二位和全国第五位,这种活力和创业精神从何而来?”在周末举行的“2013佛山-全球对话会”上,来自海内外专家学者深入剖析中国改革的“佛山样本”。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认为,充分的简政放权极大地释放了佛山基层和社会的活力。南方周末在上周四发表的《佛山故事》中则指出:“佛山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故事,这并不是一个关于政府与市场对立的故事,而是不断演进的政府与市场互补推动增长的故事。”而从去年底,经纶国际经济研究院和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合作开展的《佛山经济增长案例研究》,则将“建设能够推行艰难改革的领导班子和体制”列为佛山改革十大经验之首。

  佛山的活力源泉和改革基因来自于哪里?这也是众多人士思考的问题。南方日报记者盘点佛山自改革开放以来历任“掌舵人”的履历,发现一个值得关注的规律,从上世纪80年代的卢瑞华,到后来的钟光超、梁绍棠、黄龙云、林元和,再到近年的陈云贤、李贻伟、刘悦伦,这些“掌舵人”基本上都有在企业任职的经历,身上都带着来自企业和市场土壤中的鲜明烙印。而在目前佛山区级的“掌舵人”中,在目前重要区的主要官员中顺德区委书记梁维东、禅城区委书记区邦敏也均有企业工作的履历,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则有在高校的研究和管理经验,以及拥有产业经济学博士的专业背景,他们三人都兼任佛山市委常委。从佛山历任主要官员的身上,我们或许可以管窥佛山改革发展的独特基因。

  开拓期

  “市场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

  1983年4月,受国家经委选派,工程师出身、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卢瑞华去法国欧洲管理学院参加一个经理研讨会,第一次真正了解西方国家市场化的生产方式。

  张燕生在《佛山经济增长案例研究》研究中指出:嵌入全球供应链的本地产业集群是拉动佛山经济增长的六大因素之一。

  观察佛山产业集群的萌芽、发展,要将视线拉回到三十年前。“在省政府和北京的支持下,佛山是1978年以后广东省第一个起飞的地区。”社会学家傅高义在《先行一步:改革中的广东》中写道,当时佛山通过进口最少量的关键设设备来生产现代新产品,由于佛山缺乏技术人才,他们便与外商签订合同,要求培训把本地员工操作所有的新的进口设备,并且坚持在合同条款中规定,机器安装好后必须试运作几个月。

  1983年4月,受国家经委选派,工程师出身、拥有研究生学历的卢瑞华去法国欧洲管理学院参加一个经理研讨会,第一次真正了解西方国家市场化的生产方式。一个月后,他从法国回来,就调任佛山市委常委,两年后出任佛山市长。其上任第一件工作就是带人事局的同志到全国各地招聘了一大批科技人才到佛山工作。

  1984年上半年,卢瑞华又去北京参加中央党校举办的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第一期研讨班,研究计划经济的弊病。随后,佛山市委市政府提出,佛山改革要“先走一步”,决定先从工业体制改革开始,取消工业局,变成公司。当时卢瑞华提出一个理由:国外的企业不需要这样一个“婆婆”,它们都是直接面对市场。

  后来,卢瑞华接受采访时说,佛山企业从一开始就不是纯粹的加工制造业,企业都是紧跟市场大潮安排生产。比如顺德家电,从小小的电风扇做起,做到全国最好,又带动了一大批乡镇企业生产洗衣机、电冰箱、微波炉,反正市场需要什么,企业就生产什么。

  其中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南海的铝型材。上世纪80年代中期,南海铝型材企业有十几家。

  1985年和1988年国家出现了两次通胀,要控制基建规模和贷款规模,有人提出要把南海铝型材企业压掉。为此,卢瑞华把南海的县委书记李景滔、县长周日方请到办公室研究这个问题。南海方面反映,“政府不用管它,它们都能活下去,生产原料来自进口”。于是卢瑞华做出决定:坚决主张不要压掉。结果到了90年代,南海的铝型材企业发展到200多家,成为全国铝型材的市场中心,所需要的铝锭甚至影响到伦敦期货市场。

  卢瑞华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个例子说明了,佛山市委市政府一直很少用行政手段打压、干扰企业发展。政府把握大思路,具体事情,放手由千军万马去做。

(责任编辑:张春欢)

友情链接: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网 中国日报网 国际在线 CNTV 中青网 中国台湾网 中广网 中国西藏网 中新网 中工网 光明网 百度 新浪 搜狐 网易 凤凰 腾讯 和讯 金融界 盘古 即刻
国家机关 金融机构 重点企业 地方重点网站 四川新闻网 东北新闻网 大众网 齐鲁网 东南网 红网 深圳新闻网 大洋网 华声在线 天山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