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从“烂泥漫流”到“财富奔涌” 细数陆家嘴从无到有

2020年11月20日 09: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从“烂泥漫流”到“财富奔涌”

  细数陆家嘴“从无到有”的规划筑巢

  本报记者胡洁菲

  陆家嘴,寸土寸金之地。从空中俯瞰,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等摩天大楼鳞次栉比、错落有致……勾勒出黄浦江东岸的全新天际轮廓线。如今,陆家嘴每平方公里GDP约150亿元,区域内集聚了4.3万多家企业,全口径税收超过2000亿元,占到全国1.5%。

  罗马非一日建成,陆家嘴亦如是。一直参与陆家嘴地区开发建设的陆家嘴集团规划与建筑设计管理部总经理陶建强说,目力所及的每一幢标志性建筑,都或多或少与30年前的一次国际规划咨询有关。

  一场精彩的“世界奥林匹克”级建筑设计大赛

  如果说30年来,以陆家嘴为代表的城市新区飞速发展是一台精彩好戏,那么陆家嘴的城市空间就是一个漂亮的舞台,而科学合理的城市规划则是一出好剧本。科学规划是“唱好大戏”的前提。

  时钟拨转到30年前。1990年,中央宣布开发开放浦东,同步批准设立全国首个、也是迄今唯一以“金融贸易”命名的国家级开发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

  出生便自带“光环”,陆家嘴的规划建设引起了各界的高度重视。1990年12月,浦东新区总体规划审议会召开,首先讨论的就是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规划。

  按照彼时上海市主要领导“中国与外国结合、浦西与浦东结合、历史与未来结合”的要求,1992年5月26日,上海市陆家嘴中心地区规划及城市设计国际咨询委员会正式向5家单位发出邀请书,希望就陆家嘴中心区(也称“小陆家嘴”,即泰同路、浦东南路、东昌路、黄浦江围合区域)1.7平方公里的土地征集建设方案意见,这也是新中国历史上首次为一个地区规划进行国际咨询。

  1992年11月20日下午,陆家嘴中心地区规划及城市设计国际咨询会上,来自中、法、英、意、日的设计师公布了各自的设计方案。

  “精彩纷呈、各有特色。”回忆起当时的方案,陶建强用了八个字来形容。

  意大利福克萨斯的方案类似一个椭圆形的古城堡,中间的一条河流将空间分隔成两大区域,蕴含阴阳八卦的理念;法国贝罗设计事务所的方案,要求在陆家嘴中心区放置400万平方米的建筑量,全部安排在沿江,形成直角,恰似一本翻开的书;英国罗杰斯设计事务所的方案,外形是个圆,就像一个古罗马的角斗场,圆的中间是大面积的绿地和水池;日本的伊东丰雄设计事务所的方案,外形恰似一个集成电路板,呈条形码的形状,每一条都是一个独特的功能带。

  中国最终汇总优化的方案有4个特点:一是选取了国际咨询各家方案的优点,因地制宜结合地域特征形成了实施方案,尤其是耗费巨资建设了核心的中心绿地;二是在建筑群落空间层次方面,从浦西看浦东,由低到高、功能有序,层次感强;三是强调了东西向的轴线功能和开发潜力,后来演变成著名的世纪大道,串联和引导了陆家嘴其他功能区的开发建设。

  “对于任何一个设计师来说,这块地都是绝无仅有、异常珍贵的。”原陆家嘴集团公司档案室负责人赵解平说,这块地堪称20世纪末、21世纪初可供人们在大都市内进行大规模开发建设的一块黄金宝地,整个意见咨询历程也像一场“世界奥林匹克”级的建筑设计大赛。

  最终,在充分吸取了国际方案的先进理念和布局特点后,一份汇集国内国际智慧的规划方案正式上报实施。而来自各个国家设计师的模型,则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被中国历史博物馆(现国家博物馆)永久珍藏。

  “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以功能开发引领陆家嘴“长高”“长大”

  1946年,西方人在外白渡桥至金陵东路之间修建了一条马路,后来演变成我们所熟知的“外滩”。此后的一百多年间,外滩一直是上海重要的城市名片。

  陆家嘴的建设,让上海增添了一张闪亮的新名片。在很多人看来,浦东新区是上海的对外形象,陆家嘴中心区是新区的对外窗口,全国全世界都在看。陆家嘴建好了,世界对中国开放的信心也会更加坚定。

  30年间,陆家嘴在不断“长高”。曾几何时,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最高的建筑是一幢24米高的消防瞭望塔,如今,2016年建成的632米的上海中心大厦成为中华第一高楼。期间,金茂大厦、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也在不断刷新上海的城市天际线。

  更为重要的是,陆家嘴的建设不仅仅是城市金融功能的打造,更是社会、文化等功能的有机结合。上海到1985年已经发展到639万常住户口居民,而大量建成区都位于浦西,上海必须在拓展城市新空间上做文章。陆家嘴的建设有效解决了这一问题。

  事实上,从1.7平方公里“小陆家嘴”到约28平方公里的“大陆家嘴”(陆家嘴金融贸易区),陆家嘴还在不断“长大”。

  如果要提及今天浦东的市政道路建设,横贯东西的世纪大道一定是最不可忽略的道路之一。这条路西起东方明珠、陆家嘴环岛,东至浦东新区行政文化中心,全长5.5公里,被誉为“东方的香榭丽舍大街”。

  “尽管在今天看来,世纪大道算不得什么稀奇,但是在30年前,这个规划还是非常大胆的。”陶建强说,世纪大道景观最大的特点是中心线向南移10米,呈非对称性。此外,它也是彼时第一条绿化和人行道比车行道宽的城市景观大道,8个植物园像8颗“绿宝石”绽放在大道北侧,每个植物园平面尺寸是17.6米×180米左右,可谓十分“奢侈”。

  如今的陆家嘴中心绿地同样体现了规划的超前性。

  “最爱在陆家嘴中心绿地平躺,呼吸浦东的空气。”多年过去,陆家嘴中心绿地仍然是浦东新区首任管委会主任赵启正的“心头好”。每到晴朗的周末或节假日,这里就会聚集大量的市民,听音乐、喝咖啡、静坐、发呆。

  事实上,陆家嘴中心绿地是上海市区第一块拆掉旧房建成的绿地。陶建强说:“如果批租的话,按照当时1平方米300美元算,10万平方米就是3000万美元,另外动迁3500户,大约需要7亿多元。但是这块绿地解决了许多住房困难户的问题,又成为浦东的绿肺。”

  在赵启正看来,这就是一种社会全面的进步,体现了浦东开发是社会开发的思想。

  “下血本”牵来“领头羊”,“烂泥渡”开出百态繁花

  城市规划是一门规划未来的空间艺术,也是一项要经得起时间检验的公共政策。

  赵启正在回忆浦东开发开放时曾说:“开发通常强调的‘筑巢引凤’,主要指先进行‘形态开发’,如果引不来‘凤’,开发就失败了。”

  的确,有了好的规划,第二步就是把什么东西“种”在里面。

  “领头羊”来了。1991年,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成为金融贸易区第一个签约进驻单位,同年12月1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银都大厦奠基。

  上海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现陆家嘴集团)首任总经理王安德回忆说,为了“牵”这只“领头羊”,公司在动迁成本和土地出让价格上补贴进去3000多万元,这是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当时很多人骂我们是傻子,一些员工也有怨气,但是事实证明,效益很快显现。不久后,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国际信托投资公司都来了。”

  第二只“领头羊”是证券大厦。随后,中银、交银、上国投等纷纷进入;第三只“领头羊”是金茂大厦,奠定了浦东贸易产业发展的基础。

  2007年,乘着中国银行业全面放开的东风,包括汇丰、渣打、恒生等外资银行相继进驻陆家嘴。“虽然早在1991年,恒生在上海就成立了代表处,但正式成立‘恒生中国’之后,才真切感受了金融业的春风。”恒生中国副行长祝瑾说。

  如今,陆家嘴已经聚集了上交所、期交所、保交所、中金所等12家国家级要素市场和功能性金融基础设施。此外,央行上海总部、国家外汇管理局上海市分局、上海银保监局、上海证监局4大金融监管机构,以及上海市银行、基金、期货同业公会,上海租赁行业协会、商业保理同业公会等10多家金融行业自律组织也都集聚在陆家嘴。

  如同一块已露微光的宝石,陆家嘴也吸引了大量有敏锐嗅觉的外资。

  1990年之初,一段原定几天、最后持续40天的上海之旅,让台商汤君年下定决心投资浦东。随后的几年里,总投资5547万美元的酒店式公寓——汤臣商务中心、总投资4800万美元的汤臣金融大厦和总投资2980万美元的汤臣国际贸易大楼相继落户浦东。

  30年,从一条烂泥渡路,发展成为世界金融高地,陆家嘴既参与了浦东开发开放的历程,也见证了整个中国的改革开放史。“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与浦东同龄的陆家嘴,还将扬帆起航。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

从“烂泥漫流”到“财富奔涌” 细数陆家嘴从无到有

2020-11-20 09: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