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开在弄堂深处的旗袍小店 开拓新产品“自救”

2020年05月08日 13:42   来源:解放日报   

  本报记者 吴桐

  因为疫情,吴玉娟开在四明邨的小店“素物”,直到4月10日才接了今年的第一单——一件定制旗袍。周围的沿街小店,有两三家没能挺过来,已贴出转让告示,吴玉娟觉得惋惜。所幸,对她来说,最难的日子已经撑过去了。

  四明邨是一片红瓦红墙的石库门里弄,这里曾住过章太炎、徐志摩等文化名人。弄堂深处,吴玉娟的店只有20平方米。小店熟客多,一来二往,她和不少客人成了朋友。谁要参加婚礼,谁要出席活动,都会提前来找她做衣服。

  疫情中断了社交生活,充满仪式感的旗袍和长衫,不再被需要。接不到订单的吴玉娟,一开始有点焦虑。因为喜欢四明邨,她去年和房东签了5年合约,每月要付房租,还要给裁缝和绣娘付工资。丈夫和她商量,要不今年就把店退了吧。她犹豫再三,决定撑下去。

  转机出现在2月底,正是国内战“疫”胶着之时,吴玉娟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体质与治未病研究院院长王琦发布的新冠肺炎中医预防方中,有防疫香囊的方子,正好她也在学香,就打算做一些香囊回馈客人。王琦开出的香囊方里有藿香、制苍术、菖蒲、草果、艾叶、白芷等,可化浊辟秽,镇惊安神。

  请教香学老师后,吴玉娟在药方中加入了印度老山檀、降真香,让气味更易被普通人接受。中药和香料研磨成粉,装进无纺布袋。精心挑选的布料和花色,配上手工串的坠子,缝制成雅致的香囊。没想到,香囊很快卖出两百个。虽然利薄,但毕竟是疫情中的第一笔收入。

  3月份,有客人来问,有没有口罩卖。吴玉娟想,如果戴口罩要成为常态,为什么不让它变得好看一点呢?

  说干就干。她挑选丝绸面料、订尺寸、画花样。请苏绣绣娘在上面绣一只蝴蝶、一枝玉兰花、一朵祥云、一只蝴蝶或一只小猫。这样一只蝴蝶,绣在旗袍上,比绣在口罩上价格高出数倍,但吴玉娟还是坚持请绣娘一针一线地绣。口罩光好看没用,防疫作用更重要,鼻夹、耳挂,毫不马虎,里面贴上通过医用检测标准的一次性口罩垫,更换使用。

  配色雅致、绣工精美的苏绣口罩,一周不到就卖出了几百个。吴玉娟戴着坐一趟地铁,也会有路人当面下单购买。她打算,疫情结束后把口罩和香囊继续做下去。“口罩可以防尘、防飞絮,香囊可以驱蚊,这都是长期需求。”

  口罩和香囊的热卖,让许多陌生人也开始关注起她做的衣服。吴玉娟说:“他们也许就是我未来的客人。灵活应对,危中寻机,总有出路。”最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人们正有序恢复往日的生活。订单又一件接一件来了,吴玉娟又忙碌了起来。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