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长期不使用需充值激活 预付卡消费陷阱让人防不胜防

2018年07月04日 09:59   来源:法制日报   

  预付卡内金额不能用于支付长期不使用需充值激活

  预付卡消费陷阱让人防不胜防

  近日,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的女演员张某晴遇害一案引起广泛关注。

  目前,公安机关已找到被害人张某晴的遗体,并将犯罪嫌疑人黄某昆抓获。黄某昆为云南艺术学院内一理发店老板。黄某昆到案后交代,张某晴到其理发店美发时办卡,因纠纷起冲突后,他将张某晴杀害。

  案件的发生总是令人心痛,但其背后的原因更引人深思——近年来,预付卡问题越来越突出。

  办卡后遭遇推销骗局

  “花20元买张卡,便可免费享受首席造型师三次发型设计,卡里还有100元,可供烫染发时消费使用。”这是北京市朝阳区某理发店办卡推销人员(美发顾问)给大学生杨欣(化名)的承诺。

  杨欣是北京某重点高校在校大学生,由于北京美发费用较高,所以她一般等放假回老家剪发烫发,但这次推销员(美发顾问)的话让她动了心。当杨欣质疑卡价为何如此便宜时,美发顾问对她解释说,店铺刚开,周边相同的店也比较多,为了能站稳脚跟、树立口碑,特意用这类卡来吸引和回馈同学。

  “20元剪三次头发的价格确实让人挺心动,那家店是学校旁新开的店,一直在搞促销,20元也不贵,想着能去新开的店体验一下也挺好。”杨欣告诉记者,“我和舍友两人一人花20元买了一张卡。”回到宿舍,杨欣把这事儿讲给同学听,同学也觉得划算,也去找那个美发顾问买了一张卡。

  “刚进门就被服务员的热情吓到了。你进店的时候,所有店员齐声喊‘欢迎光临’,有顾客出门时,店员也会齐声喊‘欢迎下次再来’。”第一次光顾,杨欣觉得一个人去有点胆怯,所以她约了舍友一同前往。

  杨欣说:“第一步是洗发,店员说我的发质特别差,需要做护理,如果不护理情况会很糟糕。之前大家都夸我发质好,可是这家店的洗发工和理发师却都说我发质差,后来才反应过来这是店家的骗术,不管你头发好不好,他们都会说你发质差,然后向你推销各种项目各种卡。”

  “理发时不停地有店员给送果汁和糖果,热情得让我们都有些不好意思。当时,理发师说我的黑长直发型不显气质,然后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剪的时候把我的头发剪短了一部分,紧接着又要给我烫发。”杨欣说,当时,她已经开始有点紧张了,因为理发师在给她做项目之前并未跟她确认,她也从未表示自己要消费这个项目,“我本来只想简单剪个头发,之前买的那张卡可以免费剪三次头发的”。

  “剪发是不需要再交钱的,因为之前买的那张卡已经包含了剪发的费用,我还需要付35元卷发棒做造型的钱,但是那家店竟然不允许我用微信或者支付宝付款,也不能用卡里的100元付款,只能现金付款或者再充值办卡付费,而且结账时店员知道我不想再办卡就对我特别凶。”杨欣对记者说。

  储值卡需激活才能用

  “一年以前我在一家影城办了一张储值卡,看电影可以打折。”家住天津市蓟州区的吴迪(化名)对记者说,“我办完卡只用过一次,买了两张票,当时充值了200元,现在卡里还有170多元。可是我最近去看电影时,工作人员却说卡不能用了。”

  吴迪告诉记者,影城的工作人员也不是说卡绝对不能用,只说卡太久没用需要激活,激活需要再充值100元。“我办卡时预留了手机号,但一直没有接到有此类规定的短信通知,在办卡时也没人告诉我长时间不用需要激活,而且卡片上也没有写这种情况需要激活。”

  “我当时很生气,就一直和店员理论,他们还一直强调是我的责任。我们争执不休,服务员就去找他们经理请示看可不可以不充值。”吴迪说,服务员过了一会儿回来说还是要激活,需要交5元的激活费。“我实在看不惯这种霸王条款,就一直和他们理论,强调办卡时以及卡片上都没有写需要激活,而且很明确写有永久有效。”

  吴迪告诉记者,可能是担心一直争执影响影院生意,最后影院直接激活了卡片。

  “等这个卡用完,我再也不来这家影院了,设置霸王条款不说,服务态度还不好。”吴迪告诉记者。

  预交费用后老板跑路

  “我当时在一家美容养生店办了会员,留了姓名、生日、手机号等信息,但是老板并没有给我办会员卡。因为是朋友介绍的,当时也没多想,谁想到店铺会关门啊。”说起这件事,王女士一肚子火。

  王女士所说的美容养生店是一对夫妻开的一家小店,在北京市朝阳区,丈夫主要做理发生意,妻子在店面二楼做美容和艾灸。

  “我女儿有很严重的痛经,一个亲戚告诉我那家店的艾灸治疗痛经很管用,她单位好几个同事都在那家店治好了,我那个亲戚也在那家店做美容。店家说治疗痛经要艾灸三个月才能出效果,我当时就交了5000元买了三个套盒。”王女士说,套盒是艾灸所用的材料,而且套盒只能用店里的设备做,一个套盒是一个疗程。

  根据店家的说法,王女士只需花钱购买套盒,无需另付艾灸设备的费用,顾客的套盒存放在店里,店家会为每位会员做好套盒的使用登记工作。

  “我带女儿在那个店里做了一个多月的艾灸,后来女儿考试复习比较忙就没有再去,结果没过多久我的亲戚就告诉我说那个店换老板了,之前的老板跑了。”王女士说。

  由于是熟人介绍,王女士对那家店一直很信任,从未想到老板圈钱跑路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谈及维权,王女士说,大概还有两三千元的套盒没有用完,但是交钱时商家并没有开具任何证明或者协议,也没有办卡,“只能自认倒霉,我被圈的钱算少的了,有的顾客预付了1万多元,大家都很愤怒,可是又能怎么办呢?”王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记者 韩丹东 实习生 杨雨桐 制图 李晓军)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