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污水处理费怎么收 需要算大账

2018年07月03日 08:52   来源:光明日报   本报记者 李婷

  编者按

  一方面,我们要更干净的水;另一方面,污水处理厂称收不抵支,恐怕没能力保证百分之百的污水处理率——双方的利益诉求似乎陷入了僵局。

  日前,《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出台。价格作为经济社会中的调节工具,将如何发挥作用?居民和工商业用水单位的污水处理费怎么交?记者在南京、嘉兴两地调研,采访污水处理产业链上的各方参与者,探究其中的得与失。

  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期间,成百上千件信访问题线索集中处置。正是较真的时候,各地却传来“敷衍整改”“虚假应付”的声音,其中水污染问题尤为突出。有老百姓跑到环保局追问:“明明交了污水处理费,为什么身边河流还那么臭?污水处理厂的出水有没有达标?”

  各种声音之余,《“十三五”全国城镇污水处理及再生利用设施建设规划》提出了更高的目标:到2020年年底,实现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95%。污水治理之路注定不轻松,却是必由之路。路该怎么走,不妨听听各方的所想、所盼。

  算清污水处理费——总体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

  过去的一年里,南京水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殊平总是战战兢兢的,一直担心水质不达标。集团公司设有7座污水处理厂,最高时包揽全市70%的污水处理任务,污水日处理能力164万立方米,目前出厂水已全部达到国家一级A排放标准。

  治污非一日之功。2000年以前,该集团只有1座污水处理厂,污水日处理能力26万立方米,出水执行一级B标准。更大范围的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工作,始于2007年太湖蓝藻事件的爆发。南京位于太湖流域的上游,“还太湖一片净水”已成为从上到下的共识。当年紧急出台了《太湖地区城镇污水处理厂及重点工业行业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限值》,其中提到:将太湖流域的污水处理厂出水排放标准由一级B提升为一级A。要达到这一标准,就需要改善污水处理设施,提高污水处理能力。

  从全局来看,光靠污水处理厂并不能完全解决污染问题,还需要地方的重视和财力支持。“在提标改造过程中,污水处理费发挥了很大作用。”张殊平说。资金问题比较复杂,大部分地区居民的污水处理费并不是直接交给污水处理厂,而是随自来水费一并缴纳,并由自来水公司上缴地方财政。财政再以购买服务的方式,向污水处理厂支付服务费。事实上,此次记者调研的几家污水处理厂在实际运营中,财政支付的这笔费用年年都不算宽裕,未来可能有更大缺口。

  张殊平说:“随着污水处理厂提标改造的实施,我们的运行成本必然提升,主要包括劳动力、药剂、污泥量、设施维修的增加。各厂因处理工艺不尽相同,总体成本增加了30%到50%。”

  既然企业成本增加了,污水处理费标准有没有相应地提升?记者在南京市物价局官网检索“污水处理费”,发现最近一次调整是在2015年5月:“全市非居民生活用水和特种用水污水处理费征收标准,每立方米上调0.30元”,居民生活用水污水处理费未增长。

  “我们在污水处理这块是亏损的。”张殊平坦言。是收费机制与污水处理标准的不协调导致了污水处理厂的亏损吗?对这个问题,张殊平表示肯定:“财政核拨的服务费尚不能完全覆盖成本,服务费标准又多年不变,亏损逐年累计。”年复一年,如果再次提标,企业恐怕难以为继。

  同样收不抵支的,还有嘉兴市联合污水处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当地仅有的大型污水处理厂,目前已达到了满负荷运营,高峰时段甚至超负荷。供需形势的变化使得污水处理厂亟须扩容,污水处理规模将从目前的60万吨/日扩容到90万吨/日。然而,公司总经理张荣斌心里着急:“厂处理污水的成本是每吨2.2元,收到的服务费是每吨1.4元,中间亏损了8毛钱。”显然这样的扩容,企业难以承受。

  那么究竟是企业成本控制不佳,还是服务费不合理?张荣斌进一步解释:为了实现一级A标准排放,必须用先进的设备和工艺,降成本的空间不大。同时,现行服务费难以弥补成本,既受到污水处理费提价没到位的影响,也与财政补贴措施执行不到位有关,这就导致了亏损。

  纵观各地的污水处理厂,资金吃紧的并非少数。在余姚市发改局官网上,记者看到了一笔账。根据近年来余姚市污水处理量增长情况,在不考虑污水厂扩建或提标改造等原因所涉及的费用增加条件下,预计2019年污水处理费支出合计约12065万元,在完全足额缴纳污水处理费的条件下,还将出现约237万元的资金缺口。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国家发改委的高度重视。《关于创新和完善促进绿色发展价格机制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明确提出,加快构建覆盖污水处理和污泥处置成本并合理盈利的价格机制。具体保什么本?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王洪臣表示,成本应该包括污水处理厂的直接运营费,设备大修理、折旧费,污泥处置费等。定价之前,各个城市是否算清楚了成本账?王洪臣有些疑虑,直言:“对一些环保要求高、污水处理成本高的地方而言,现行污水处理费标准,可能刚刚够污水处理厂的直接运行和设备大修理。”考虑到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要求,各地污水处理排放标准纷纷提高,收费机制应与之相协调,《意见》对此也作出了明确要求。

  会战工业污染源——差别化收费精准施策

  不光是污水处理厂,提高水质的压力也传导给了上游排污企业。

  顶着烈日,嘉兴任享保温科技有限公司环保专员程平照常在厂区巡查。身材瘦小的他,肩上担子可不轻,对安全生产和环境保护盯得死死的。

  政府的环保措施很严。嘉兴对污水处理厂接收工业企业排放的污水有很多限制,并采取差别化收费机制。先是自2003年开始,按COD(化学需氧量)浓度进行分档收费;又于2012年实行按污水有害污染物浓度多因子(主要为PH值、悬浮物、总磷和氨氮四种污染物)分档收费。这就意味着,同样是一吨污水,如果主要污染物的含量不同,收费标准也会有差异,实现了“多污染多付费”。

  企业的心态随之改变,考虑到把高污染污水直接送到污水处理厂将适用更高的污水处理费标准,宁愿早花钱,降低主要污染物含量。任享保温科技有限公司在新建厂时专门投资约750万元建设污水预处理设施,每年节约超标费用25万余元。

  绿色发展之路上,也有牺牲掉的企业。嘉兴三江化工有限公司的新厂区里,很多生产装置都与环保有关。与之一墙之隔的,是该集团废弃的嘉化农药厂。记者看到,一些裸露在外的钢筋锈迹斑斑,几个大水坑在太阳下暴晒,周围杂草丛生。该厂过去生产有机磷农药,由于建厂早,预处理设施落后,总磷浓度严重超标。因达不到新的环保要求,彻底停止了农药产品加工,调整投资后,目前已经实现达标排污。随着环保标准的不断提高,下一步嘉兴还将增加污水处理污染物因子,用价格杠杆推动企业减排。

  据了解,目前对工商业的污水处理费实行多因子分档收费政策的城市并不多。此次出台的《意见》进一步鼓励各地建立企业污水排放差别化收费机制,以促进企业污水预处理和污染物减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谷树忠认为:“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大背景下,对排污企业实行差别化收费、超量排污多收费是必然要求。如果企业不能承受它必须承受的环境成本,退出生产经营也是一种较为明智的选择。”

  理顺价格机制——给老百姓一本明白账

  污水处理厂收不抵支已成现实的情况下,居民生活污水处理费会不会上涨?

  记者了解到,去年广州要涨污水处理费,费了很大劲。听证会上,市发改委在介绍调价必要性时指出,随着2008年以来的大规模治水工程建设,污水处理成本不断增加。收费标准8年未调整,已不及处理成本。现场有过半代表赞成涨幅较小的方案。最终,居民生活污水处理费每吨至少涨5分钱。近日,记者联系了一位广州市民,问及污水处理费,她表示:“涨了一点,对生活影响不大。”

  “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很重要。”王洪臣强调,我国大部分城市几年调整一次,有的常年不调整。在这方面,《意见》也提出,建立污水处理费动态调整机制,以及与污水处理标准相协调的收费政策。水源地保护区、水污染严重地区要实行更严格的污水处理排放标准,并相应提高污水处理费标准。总的来说,就是要让污水处理收费的调整跟得上环保形势的要求,保证污水处理行业良性发展,提供更好的环保服务。

  谷树忠在地方调研时曾深有体会:“关键要考虑老百姓心理承受能力。其实真正意识到严重缺水的人并不多,大家已经长期习惯于低水价了。社会普遍对水价调整比较敏感。这是一个认识问题,也是一个心理问题。要切实让广大老百姓认识到严峻的水情,认识到调整水价是保证供水质量的必然要求,要切实加强水价调整听证。”

  有专家建议,相关部门每年应向社会公开污水处理费征收、使用情况以及污水处理企业的污水处理量、主要污染物削减量、出水主要指标和企业运营情况等信息,增强透明度。还要加快健全城镇污水处理服务费市场化形成机制,通过竞争理顺上下游成本机制,让污水处理费早日成为明白费。

  (本报记者 李婷)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