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滚动 > 正文

《遗落的南境》:接纳还是抵抗?

2018年05月03日 16:15   来源:中国环境报   

  ◆木心

  据说,在巴西热带雨林中,有一种古老的真菌。一只不幸的蚂蚁被其感染后,行动会被真菌释放出的化学物质所控制。倒霉的蚂蚁远离蚁群,再将真菌送到适宜繁衍的地方,最后惨死。即将死去的蚂蚁十分可怖,它疯狂撕咬能咬的任何东西,乃至最终僵硬、一动不动。随后,其头部会伸出细细的“传染钉”,静候下一只经过的蚂蚁。

  如果站在真菌的角度,其所作所为不过是生存的必要性。而对蚂蚁来说,无疑是遭遇了灭顶之灾。看待问题不同的角度,却决定了生存还是死亡的命题。而《遗落的南境》就是对此的探讨。看似是一部悬疑科幻小说,其内核贯穿了一条主线:如果把外星生命看作真菌,把蚂蚁类比为人类,当外星生命造访地球,人类该接纳还是抵抗,人类的命运该何去何从?

  《遗落的南境》包括《湮灭》《当权者》《接纳》3部曲,围绕一个神秘的X区域而展开情节。X区域沿海而生,属于禁忌之地。凡是进去的勘探队,都进入了死神的领域一般,要么无人生还,要么集体患癌而死。南境局负责调查这一事件,而迄今为止,派出11支队伍,都毫无下文。故事便从第12支队伍的出发推进。

  第12支队伍全由女性构成,一个生物学家、一个心理学家、一个人类学家和一个勘探员。故事以生物学家的眼光来展开,文字描写理性和细腻。正如女生物家的人设属性一样,她对X区域观察入微,一片草、一朵花、一只奔跑的鹿、一片密林,似乎生机勃勃,却又诡异无比。“在黄昏时分,会有一种强烈而低沉的呜咽声。海面吹来的风和内陆诡异的沉寂钝化了我们辨别方向的能力,因此那声音仿佛渗入黑沉沉的积水。我们甚至可以从中看见自己的脸,水面纹丝不动仿佛玻璃一样精致,映照出柏树上密密涔涔集结成珠状的灰色苔藓。”

  再比如“海底巨兽永无休止地缓缓移动,像潜水艇,像钟形的兰花,像宽阔的船体,安静无声。巨硕的体型意味着强劲的力量,即使在如此高的地方,他也能感受到它们经过时所产生的扰动。他久久地注视着这些移动的身影,聆听阵阵回音里的低语声……”这样的文字潮湿得像沼泽地的水草,具有强烈的代入感,似乎一不小心,读者就跌入到X区域,双脚侵泡在冰冷的水里。

  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神秘的X区域似乎掀开神秘的面纱,而人类获取的信息又只是冰山一角。每个探险成员都在这一区域里做出不同的选择。而无论南境局的人如何绞尽脑汁,X区域始终不为所动,它的边界持续扩张,根本不随人类意志转移。只是,X区域内的生命律动不断加强,在看不见的角落,生命的革命正在吞噬一切。

  怪兽、灯塔、黑夜中的叹息,在生物学家眼中,何尝不是一种美?幼年时,因为家庭因素,她习惯放慢脚步,让自己融入生态环境。她认为,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值得花许久时间来观察。对比城市生态被一点点蚕食,X区域迸发出完整而勃勃的生机,反倒让生物学家体察到久违的乐趣。X区域到底亦正亦邪?是好是坏?谁又说得清楚呢.

  带着自省,唯有生物学家一步步接近部分真相。在此后的结局中,她变成了一种古老而巨大的海洋生物,浑身长满眼睛。在诞生了生命的海洋中自由穿梭,她最终选择融入X区域,也被X区域接纳。作者杰夫·范德米尔赋予了生物学家圆满的结局,算是达成了她渴望融于自然的愿望。

  X区域之所以被人们惧怕,原因之一在于人类对未知领域的恐惧,而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一种文明对另一种文明的态度,接纳还是抵抗?正如霍金总对探索外星人持悲观态度,他曾警告“如果外星人造访地球,那么其后果将非常类似当年哥伦布抵达美洲,那对于当时的美洲土著居民而言可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不止一次提醒人类不要在太空中传播人类文明的信息,正是担心一旦被地外文明捕捉,也许潘多拉的盒子也就此打开。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从生态角度说,地球上完整的生态链条历经物种经成百上千年的竞争、排斥、适应和互助,才形成了现在相互依赖又互相制约的密切关系。一个外来物种引入后,有可能因不能适应新环境而被排斥在系统之外;也有可能因新的环境中没有相抗衡或制约它的生物,成为推倒多米洛骨牌的入侵者,最终改变或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生物多样性。

  当然,硬币也有两面性。X区域原始又宝贵的自然生态,与被人类行为污染得遍体鳞伤的苍白世界相比,又显得那么可贵。仿佛按下重启键,生命形式又重头开始,一切都是如此纯洁。也许,作者杰夫·范德米尔也想借X区域警诫我们,珍惜和保护所拥有的一切,别等到地球按下重启键,才后悔一切已经太迟。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