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日常中的自然之美

2018年05月03日 16:13   来源:中国环境报   

  ◆王瑞芳

  这本书的作者是叶子,一位台湾知名博物写作者,常年拍摄、书写植物,用心记录身边的一花一木。这本书所写其实不仅是台湾野花,它们在我们身边也很常见。

  比如书中写到杜虹花的味道。马鞭草科植物的叶片都有种味道,这种味道非“香”即“臭”,香臭的界线则因人而异。我们所喝的马鞭草花草茶,在法国、西班牙等地,是最受喜爱的花草茶之一,因此也被誉为花草茶中的女王。杜虹花虽然没有马鞭草名气大,但台湾南部原住民会取其具有辛辣味的树皮,与槟榔一起嚼食;叶片搓揉过后会有独特的味道,阿美族在祭祀庆典中会用来提神醒脑,一般情况下取其根部作为药材使用。

  也许你没有见过杜虹花,不过马鞭草在大陆也是随处可见的,那我们有多少人去关注过它的“香”或者“臭”呢?

  看到此处后,不由地想到了一件记忆深刻的事情。曾带着孩子在野外看见一种不认识的植物,于是乎,我们摘下了这种植物的浆果,用两个指头捏破几枚浆果。破碎的浆果散发出了一种超级刺激的味道,一股鸡屎味,让我和孩子深刻地记住了这种植物,它就是传说中的鸡屎藤。

  让野花来讲故事

  《原来野花这么美》,会让你认识并了解到57种野花的故事。

  早期的台湾人,用桔梗兰作为编织材料,将龙船花当作端午节的头饰,生活中的布饰则以大青蓝染,有小病痛时服用台湾款冬,用蕲艾驱邪避害……

  比如说大叶仙茅,它可是达悟族人的天然法宝。大叶仙茅在台湾全岛低海拔及离岛兰屿皆可见到。据说在兰屿岛上,大叶仙茅是当地应用最广的植物,如达悟族人在做好的陶瓮即将晾干时,会把陶瓮用海芋(台湾地区称姑婆芋)的叶子包住,再用大叶仙茅叶片缠绕而成的绳索绑住壶口以防止变形。此外,在烹煮番薯的时候把叶片铺在最上层用以增加香气。

  台湾传统地名的由来,与自然实体有关的特别多。在华龙村,当地居民认为“船仔窝”地名的由来,是因为昔日该地满山遍野都是大叶仙茅(台湾地区称作“船仔草”)。据当地耆老说,客家先民移垦鹿寮坑之初,大多没受过良好教育,对于当地草木自然不知其名。因为大叶仙茅的形状像一条小船,所以客家人称之为船仔草。

  再比如说,被称为“台湾砂糖椰子”的鱼骨葵,它的故事更耐人寻味。鱼骨葵与台湾先住民文化关系相当密切。传说矮人语言与赛夏族人一样,矮人教会了赛夏族人耕种技术及歌谣。然而矮人男性好女色,常欺负赛夏族女子,引发赛夏族男子的愤怒。于是赛夏族男人将矮人回家途中爬上去休息的山枇杷树锯断一半,并以泥巴覆盖遮掩。当矮人回家路过此树时,除了两个老人外,其他矮人都爬上此树坠入溪谷溺亡。生还的两个矮人就边撕鱼骨葵叶子边诅咒赛夏族人,然后离去。这件事之后,赛夏族的作物年年歉收,族人认为是矮灵作祟,于是开始举行矮灵祭以乞求矮灵的原谅,而鱼骨葵就是祭典中不可或缺的植物。

  如果留心总会有“艳遇”

  3年前的4月份,带着孩子去北京昌平的虎峪自然风景区游玩。走进山谷,猛一抬头,我一下子被震撼到了。整面的石壁上全身粉红色,照亮了这个北方还尚处于枯黄的春天。这就是传说中的独根草,这是中国的特有种呀。

  这样的“艳遇”着实让我们激动,现在想起来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在书中,作者记录的这些野花也有很多都是不经意的“艳遇”。

  作者就在一次不经意中“艳遇”到了国宝级的全寄生植物——多鳞帽蕊草。全寄生植物全株几乎不具有叶绿素,完全寄生在其他植物上。在中国台湾,全寄生植物包含桑寄生科、蛇菰科、列当科等约 35 类植物。寄生植物有个共同特征是叶子均退化成细小鳞片状,同时以吸器穿透寄主植物的保护层,掠夺其养分和水分。

  帽蕊草属在分类上归为大花草科,迄今为止,全世界已知的帽蕊草仅有两种,包含两三个变种及美洲帽蕊草。在台湾,多鳞帽蕊草在 IUCN 物种保护评估表上被列为严重濒临灭绝的特有种植物。

  在桃园县复兴乡东眼山国家森林游乐区,作者就“艳遇”到了这种植物,这让作者有了满满的成就感。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