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滚动 > 正文

让昔日巨兽在书中“复活”

2018年05月03日 16:09   来源:中国环境报   

  尹超

  让已经灭绝的昔日巨兽复活?或许那是科幻电影中的情节——斯皮尔伯格导演的曾经风靡全球的大片《侏罗纪公园》中,科学家们通过提取琥珀中蚊子体内残留的恐龙血液获得恐龙DNA,进而复制了恐龙,从而引发了小岛上的人龙大战。亦或许是博物馆展厅中的复原场景——那些用电脑控制的恐龙摇头摆尾,发出吼叫声。

  然而,你是否真正考究过这些“复活”手段是否真的科学呢?至少《侏罗纪公园》中复活恐龙的手段永远只是一个科学幻想,最后一批非鸟恐龙在6600万年前告别了这个星球。那些在博物馆展厅中摇头摆尾的机器恐龙身上虽然附上了一些科学的密码,也只是停留在几十年前对恐龙的认识。那么真实的恐龙到底是什么样子?翻开这套《古生物图鉴》,答案就在书上。

  《古生物图鉴》是科学画家赵闯和科学童话作家杨杨打造的精品力作。当你看到这些包括恐龙、各种海生爬行动物和翼龙的新肖像时,你或许会产生更大的疑惑——恐龙是这个样子吗?恐龙的颜色有这么鲜艳吗?这会不会是被艺术化的恐龙呢?要解开这些疑惑,我们就要看看赵闯是怎样复原恐龙的。

  复原恐龙不可能像齐白石描绘昆虫那样,通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和老道的绘画手法将虫的每个细节展现得淋漓尽致,也不可能像工笔画描摹人物肖像那样传神,因为没有活着的恐龙供我们描摹。这就需要背后有强大的科研团队和尽可能多的科学密码为画家提供素材。

  绘画创作的第一步是骨骼复原。就像是盖房子之前要搭架子一样,骨骼的形态控制着恐龙的体态和它可能的姿态。如果有科学家们清洗组装好的化石,这一步就会比较容易。为了创作出科学生动的恐龙形象,赵闯曾经花大量的时间去博物馆和科研院所观察和描摹,并且得到专家指导。

  第二步是肌肉复原,难度就增进了一步。需要绘画者熟悉古生物的肌肉结构,而古生物的肌肉结构多是参照今天相似动物的肌肉结构复原的。正所谓今天是打开过去的一把钥匙,“将今论古”的原理支撑了地质学和古生物学一路走来的根本方法,它使我们能够穿越时空看看过去的地球面貌和远古生命的样子。

  第三步皮肤还原,包括古生物体表颜色、毛发、花纹等,这些需要追踪最新的研究成果。如2013年,中美科学家对赫氏近鸟龙(1.6亿前的一种带羽毛恐龙)羽毛中黑素体大小、长度、形状进行测量和统计,同时还从现代鸟类的不同颜色羽毛中提取样品,对黑色素体的不同指标进行统计分析,最终确定近鸟龙全身所有羽毛的颜色。

  这也为赵闯的复原提供全面准确的数据。如果此方面信息缺乏,则需要参照现生的爬行类和鸟类,并展开合理的想象。用赵闯自己的话说,当完成这些恐龙复原后,自己也快成为半个古生物学家了。

  五本精美的铜版纸彩页书籍中,319种恐龙、同时代爬行动物的骨骼及科学复原的肖像,就这样生动地展现在公众眼前,可以说是科学和艺术的结合让昔日巨兽真正在书中复活了。在恐龙成为孩子们最爱的今天,我们更需要用科学的手段给孩子们展示恐龙,讲恐龙时代的故事,让孩子们从中找到更多的乐趣。就像古生物学家徐星说的那样:“研究恐龙给我带来了无限的乐趣。也许大部分恐龙迷不会像我一样从事古生物学研究,但是恐龙带给他们的科学思维和探索的乐趣,将使他们受益终身。”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