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首页 > 滚动 > 正文

沪五年级男生将征战中国诗词大会 能用格律写词

2017年12月12日 09:53   来源:解放网   

  “怒云青。烟里声声鹭鸣。菊芳满、兰树翠荫,风抚章台叶飘畔。清溪过瓦栏。桥廊,荷香越径。藏枫涧,鱼跃满川,凝湖忽出水微涟。”你能想到吗,上面的这段诗词,出自一位小学五年级同学之手。近日,第二届上海小学生古诗文大会暨古诗文“桂冠少年”选拔活动举行的颁奖典礼上,福山外国语小学五年级学生许思杭,脱颖而出,获得特等奖。可以用如梦令、蝶恋花、卜算子等词牌格律写词的许思杭,还被央视选中,将参加新一季的中国诗词大会节目。

  受限于中国诗词大会节目方的相关约定,许思杭本人及其家长和校方目前均不接受采访。不过,通过许思杭妈妈在微信公众号中公开的信息,记者大致对许思杭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说许思杭是一个小书虫一点不过分。一开始,许思杭阅读书籍也没有聚焦到历史和古诗词。一次在他参观完中华艺术宫后,对于中国历史产生了浓厚兴趣,家长就给他买来《中华上下五千年》。图文并茂的《中华上下五千年》,许思杭津津有味地看了一个暑假,并在熟读之后,写了十来篇对于各朝历史认识的作文,发在学校网站的个人成长日记上。

  随着许思杭对历史的兴趣日渐浓郁,带有插画的历史书已经不能满足他,于是他开始读《明朝那些事儿》、读柏杨版的白话《资治通鉴》,最近还在读吕思勉的《中国通史》。

  热爱读史书的许思杭,为何对写诗作词发生了兴趣?

  在许思杭接触到柳永的《雨霖铃》、李白的《侠客行》等诗词之后,他发现诗词竟能如此打动人心,可豪迈可凄美,可大气可婉约,从此爱上了背诵诗词,《唐诗鉴赏辞典》、《宋词鉴赏辞典》也成了他常翻的书籍。背着背着,许思杭便开始动手写,把自己日常生活中的见闻经历,写入诗词之中。

  在迪士尼看烟花,他写下了《念奴娇·观烟花》;在外旅游,他又写下了《如梦令·思乡》;参加婚礼,写下《蝶恋花·贺诗姨新婚》。“……忆当年此处繁华如闹市,奈何今人皆外求学,无人来此,无人谈此,无人忆此。一片寂静,忽见数枝梅花凋零,百片叶落土中,再无当年之华。……”是他以文言文记述以前经常到小区里的儿童乐园玩,有很多小朋友,很开心。而现在再去那里,一个人都没,原来朋友们或者在家做功课,或者去外边上学习班了,没有人和他玩,他好伤心,都要哭了。

  许思杭词作四首

  《兰陵王·游临安西溪》

  怒云青。烟里声声鹭鸣。菊芳满、兰树翠荫,风抚章台叶飘畔。清溪过瓦栏。桥廊,荷香越径。藏枫涧,鱼跃满川,凝湖忽出水微涟。

  钟歌似无影。霎那首回间,灯火潭深。渔家游子收敷网。乌船笼寒雾,黍鸡筵宴,炊霏如幻染洛浦。暮霄霭沉宇。

  夕日。彩雯汹。又临澹人庄,亭寂阁冷。巍竹竦峙芦花黄。草色绎石道,玉阿垂思。旧朝前事,景叆叆,泪满眶。

  (小许本人认为写得最好的,暑假期间游玩了杭州西溪,回酒店后第一次有灵感作《兰陵王》。未完,回沪后忙于学业拖延了一段时间,才完成)

  《定风波·山行》

  碧林三秋桂子香,清涧闲钓柳毵毵。芒鞋寻深莺啭处,无路,骤风拂去傲霜明。

  悴草萋萋横乱顶,微俯,参差阎闾市交通。吟啸仰天云黯黯,回首,晚泊舟处满寒烟。

  (迷上了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最后用了苏轼的《定风波》词牌名,向柳永和苏轼两位致敬)

  《双双燕·赠别》

  暮春夜雨,黯梧叶离离,鹂啼声哽。临别苦唏,四载肖如一梦。可忆当年秋冷,羽篮飞、共话巴山。飘然雨打花梢,筠燕还说别恨。

  欲行。挥手自兹。仍怜黄浦水,万里行舟。此去经年,故景了昔人梦。犹待他年相逢,煮青梅、把酒言欢。纵有万千言语,尽在天涯比邻。

  (赠同班女生迁居美国,与女生一起学过羽毛球和篮球。)

  《卜算子·逢故友》

  故友又相逢,赭宇夕晖伴。散入微风谈笑声,乐言满园绽。

  常忆当年光,嬉话巴山趣。唯有门前静湖流,不改旧时波。

  (和上面一首诗赠别的女孩在圣地亚哥海洋世界和动物园重逢)

  语文专家之言:值得肯定,但不必神奇化

  在看了许思杭的三首词之后,浦东新区语文教研员夏智表示,填词最担心流于形式,而没有自己的东西;最怕只讲究字数符合词牌要求,押韵合乎要求,而没有作者自己的情感渗透,没有写出作者写词时情感状态和精神状态。“而这个小朋友的填词,避免了一般填词人常犯的错误,写出了自己的观察、分析、思考和情感。”

  上海大学教授钱乃荣点评说,小孩子刚开始学写诗词,创造力及决心非常值得肯定,有这样的开端以后会更感兴趣,再多看一些好的宋词,以后会更好地用词,目前看,有些小瑕疵:用的宋词词牌,格律不对,未掌握平仄和古诗韵,用字方面少许有些不通顺,在声调方面再讲究一下更好。

  复旦大学教授骆玉明则表示,把古诗词变成一种乐趣,无论小孩子是从中学习还是模仿,从中得到快乐都值得鼓励。不过,他同时也指出,生活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不要把这个变成一个神奇事件。“小孩子才五年级,而诗词是一个生活阅历、生活情感、语言运用的长期积累,所以这更是一个模仿,而不是创作,文史类方面与理科不同,没有所谓的天才,甚至完全不能要求一个五年级小学生有这样的高度,要尊重自然的生活过程,把小孩子说得很神奇对小孩子不好。小孩子在这一块获得乐趣是最好的。”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