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阿孜古丽

2017年05月10日 10:01   来源:中国经济网   

  

  吐鲁番鄯善镇台台尔村的维族夫妇吾甫尔和斯丽木汗见到这个汉族女孩的时候,吐鲁番三月里的杏花开得正好。院子里的杏树没有一片绿叶,全都妖娆地打着朵儿,一阵轻风吹过,那片片粉红的花瓣,就扬扬洒洒地掠过碧绿的葡萄架,将宽敞的院子染得红霞满天。

  那天,丈夫吾甫尔带回来一个消息,有人捡到一个被遗弃的女婴,准备送到县民政局去。妻子斯丽木汗的心怦怦直跳,虽然两个儿子分别有18岁、9岁了,但她一直想要个女孩,却一直没能如愿。而这个消息,让她有一种天赐珍宝的感觉。她和丈夫内心那根最柔软的弦,被同时触动了。他们找到那个捡到孩子的人家,看到了襁褓中的婴儿。这是一个汉族女孩,刚刚两个月,或许因为被遗弃的缘故,有些虚弱和苍白,但斯丽木汗对她“一见钟情”,只觉得孩子小脸比杏花更娇嫩,眼睛比清泉更清澈。

  抱起这个小生命,夫妻俩的心,便充盈着一种温情。他们领养了这个女婴,为她取了个维族名字,叫阿孜古丽,意思是“希望的花朵”。

  吾甫尔到街上买来了奶粉、摇床,斯丽木汗则精心调制出小古丽的食品。可是孩子身体很虚弱,不爱吃东西。抱到医院,医生说孩子先天不足,只有后天慢慢补。按照医生开的单子,吾甫尔夫妇买来各种粉剂,一点点地喂孩子。孩子不爱吃奶粉,他们就每天去买新鲜的牛奶,煮开了,晾温了,灌到奶瓶里,慢慢地喂养孩子。喝着村里最好的奶牛下的奶,新鲜的乳汁点点滴滴地滋润着阿孜古丽,她的脸色红润了,身体开始白胖了。斯丽木汗妈妈心花怒放,她整天守着女儿,寸步不离。每天,斯丽木汗要为全家做饭,打馕饼、做汤饭、擀拌面、包饺子,女儿就被她背在身上。葡萄开墩后,爸爸妈妈要在葡萄地里干活,女儿就被安置在摇篮里,跟着爸爸妈妈来到葡萄地里。女儿的小眼睛亮亮地看着摇篮外面的蓝天,看着家里的葡萄藤从土里挖出来搭在葡萄架上,看着爸爸妈妈浇水灌溉,看着葡萄长出新叶、结出果实,看着秋天里新鲜的葡萄被挂在晾房里变成葡萄干,看着冬天里葡萄藤被埋到土里过冬。阿孜古丽如一颗安静的小苗,慢慢地成长。

  2008年的春天,杏花又开放。两岁的阿孜古丽终于可以走路了。可是,爸爸妈妈却发现她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她走路时两肩一高一低,两脚一高一低;开口叫爸爸妈妈时,要使劲大声,呼吸沉重。夫妇俩把女儿带到了乌鲁木齐的医院。医生诊断,这孩子是天生性残疾,歪曲的颈椎压迫了心脏和肺部,只有等孩子长大以后才能做手术。

  吾甫尔夫妇如五雷轰顶,他们没有想到孩子是这种状况。当他们心情沉重地把孩子带回家,亲戚和邻居们纷纷劝说:这孩子是个残疾,身体这么不好,你们为她治病不知要花多少钱,你们家本来就不宽裕,收养这样一个汉族女孩,这又何苦呢……斯丽木汗哭了。她在想,孩子的亲生父母在哪里呢?你们既然生下她,为什么又忍心抛弃她?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斯丽木汗问丈夫:“我们要不要继续养这个孩子?”吾甫尔很坚决地说:“我们不能让这个孩子再被抛弃一次。”斯丽木汗问儿子阿力甫和艾热提:“你们还要不要这个妹妹?”两个儿子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要这个妹妹。”斯丽木汗的心结放下了。这个平时如水般温顺柔弱的女子变得无比坚强,她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我不管她今后会是什么样子,我要养着她带着她爱着她,没有谁能把我们分开。

  阿孜古丽渐渐长大了,她上幼儿园,上小学。老师们说,阿孜古丽是个特别聪明的孩子,成绩比别的孩子都好。每天,爸爸和哥哥轮流用摩托车接送她,她像一个骄傲的小公主,被全家人小心地捧在手上。学校的校长发现阿孜古丽比别的孩子矮小,就专门为她特制了一张小课桌。二年级的时候,阿孜古丽走路只要超过30米就会呼吸困难,学校就让她寄宿,减免她的伙食费,有专门的老师照顾她。寄宿的学生一星期才能回家一次,阿孜古丽就打电话给爸爸妈妈:我想你们了。爸爸妈妈就会轮流去看望她。阿孜古丽也特别懂事,一回到家,就洗衣服洗袜子叠被子搞卫生。妈妈在地里劳动,阿孜古丽把菜洗好等着妈妈回来做,家里人吃完饭,阿孜古丽会抢着洗碗。

  其实,小古丽的行动是很不方便的,但是乖巧、懂事的她却能给家里带来很多的欢乐。妈妈像爱护花骨朵一样地爱护着她,用维族的习惯让女儿生活在快乐美丽的女孩世界里:在院子里种上奥斯曼草,用奥斯曼的叶汁给阿孜古丽涂抹眉毛,让她的眉毛像吸足了养分的庄稼一样,变得乌黑发亮;又采来海娜花,把花瓣捣碎,晚上涂在女儿的指甲上包好,第二天阿孜古丽的指甲就染红了,像盛开了十朵鲜花;还为女儿做了如彩霞般飘逸的艾德莱斯裙子,阿孜古丽穿着它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阿孜古丽跳舞的时候,两脚一高一低,旁边的人就笑了起来。敏感的阿孜古丽不跳了,她问哥哥:“我跳舞是不是很难看?”哥哥说:“你跳舞好看着呢,我最喜欢看你跳舞啦。”阿孜古丽高兴极了,笑声随着舞蹈飘荡在巷子深处。

  有一天,阿孜古丽伤心地哭了,因为有人问她:“你怎么长成汉族人的样子?维族女孩都是大眼睛双眼皮,你怎么是单眼皮?你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吧?”妈妈抱着阿孜古丽说:“你看哥哥也是单眼皮。你就是爸爸妈妈的亲生女儿啊!”阿孜古丽靠在妈妈的胸前放心地笑了。吾甫尔夫妇悄悄商量:等阿孜古丽长大成人,我们再把她的身世告诉她,如果她要去找她的亲生父母我们也不反对。只是现在孩子太小,身体又不好,我们决不能让她知道这些……为此,吾甫尔夫妇拒绝所有好心人的资助,也不接受闻讯而来的县电视台的记者采访,婉谢民族团结模范家庭的荣誉,只是怕影响出去,会被聪明的女儿知道。阿孜古丽就这样被这个维族家庭的爱紧紧围绕着,在她的世界里,有着与所有健康孩子同样的快乐。

  阿孜古丽是知道自己的病情的。她问妈妈:“我怎么会生成这样?我的病会好吗?”爸爸妈妈告诉她:医生说了,你的病会好的。等你长到九岁的时候,就可以到乌鲁木齐的大医院里动手术,你就可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了。于是,小小的阿孜古丽学习更加努力了。她认真看书写作业,成绩优秀。她的汉语水平已经可以成为爸爸妈妈的翻译了。爸爸妈妈带她去看病,她就充当医生与父母的翻译,所以她对自己的病情了如指掌。她在做着各方面的准备,等待着九岁的时候去乌鲁木齐开刀。

  2014年,阿孜古丽很高兴,因为她八岁了,明年就可以去开刀治病了。八月份正是葡萄结果的时候,在家度暑假的阿孜古丽的病情却突然爆发。吾甫尔夫妇火急火燎把阿孜古丽送到县医院,县医院说要赶紧送乌鲁木齐的医院。为了给阿孜古丽看病,吾甫尔想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卖掉家里的葡萄地,筹集了几万元钱把孩子送到了乌鲁木齐。在病床上,阿孜古丽对妈妈说:“妈妈,我不想死,我要活着……”斯丽木汗妈妈肝肠寸断,抱着阿孜古丽最后照了一张相片。阿孜古丽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笑靥如花,而眼睛里却充满了泪水……

  2014年8月7日,八岁的阿孜古丽永远离开了深深爱着她的吾甫尔一家。

  吾甫尔夫妇回到自家空落落的院子里,很长一段时间都以泪洗面。他们不敢看别人的孩子上学放学时的欢乐场景,他们不再种奥斯曼草。晚上,他们不再打开电视,因为女儿在的时候特别喜欢看电视……阿孜古丽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八年,这短短的岁月像烟花一样那么美丽,那么珍贵,又那么短暂。不看电视的晚上,黑夜显得荒凉而陌生,汉族姑娘阿孜古丽变成了一颗遥远的星星,远远地望着尘世间这个曾经给过她最多温暖、最多疼爱的维族院子和她至亲的爸爸妈妈。

  吾甫尔夫妇的两个儿子看着伤心不已的父母,泪如雨下。他们对父母说:“你们再领养一个女孩吧,名字也叫阿孜古丽。”吾甫尔抚摸着女儿的照片:“阿孜古丽从未离开我们,她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是啊,就像阿孜古丽舍不得这个善良、有着杏花般美丽爱心的维族家庭一样,吾甫尔全家永远无法忘记那个给他们带来无限欢乐的汉族女儿。这种超越血缘与民族的大爱,就是盛开在人们心中的希望与善良的花朵,永不会陨落。

  (作者系湖南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曾任吐鲁番市委副书记、湖南省第七批援疆工作队总领队、指挥长 姜欣)

  更多专栏文章


(责任编辑 :支艳蓉)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