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2月14日,吐鲁番的玫瑰开了吗?

2017年02月09日 10:25   来源:中国经济网   

  

  图一 作者在吐鲁番实地拍的玫瑰花

  我喜欢西方的两个节日:感恩节和情人节。人类最美好的情感借着一个节日得以表达,其实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还记得那一年的2月14日,我加班,昏头昏脑的走在下班的路上,劈头遇到湖南卫视《背后的故事》制片人阿义,阿义顺手递给我一束鲜花说:今天是情人节,这是送给你的鲜花……那并不是玫瑰,但是那粉红嫩白的馨香却让我惊喜了好半天。阿义告诉我,他下班经过花店,被万紫千红的花儿吸引,买下了这一束还没想好要送给谁的花。他决定,这花就送给遇到的第一个亲切美好的女人吧。于是,在广电大楼的大厅里,遇到了下班的我……这就是一个广电人的浪漫,与爱情无关,只有美丽。那种冷冷的柔柔的美,开满了温情纯真善意的光辉。

  去年的2月14日,我是被我的中学男同学惊着了。这些同学在深圳发展,各领风骚,事业有成,家庭幸福。不知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来一个纯爷们的聚会。席间决定给一个他们共同想到的女同学打电话,于是,远在万里之遥的我接到了中学男同学的集体轰炸。那时候,我在新疆吐鲁番援疆,我的同学其实是不理解我的:你为什么放着熟悉安逸的生活不过,要到那么遥远陌生的地方去工作?直到他们利用假日组成一个“同学探亲团”,从日本、从深圳、从长沙飞到乌鲁木齐,再到吐鲁番见到我,才理解我心中的“诗和远方”,理解我因为拒绝一目了然的生活,而在山河浩荡、遍地花开的西北边陲,完成的人生修炼。他们在情人节对我的集体“爱的表白”,也与通俗意义的爱情无关,而只是一种理解、怜惜和懂得。少年时期的朋友,已经不需要厚厚地怀念和牵挂了,就是那么淡淡的偶尔想起,在风动玫瑰香的夜晚,给你一个电话,让你想起中学时代,我们如花般的年华。中学同学,是那种一想起来就会笑的人。

  今年的2月14日,清冷初春的早晨,空气中带着刺冷的温暖,我走在玫瑰飘香的长沙街头,却像一个被遗忘的旅人。刚刚经过一场撕心裂肺的离别,我的心里充满了思念。吐鲁番,当2014年初我们的援疆队伍开进去的时候,正是乍暖还寒的三月,看到的是一片黄土,褶皱万千,树还没有发芽,坚硬的树干和枝条直直地指向天空,那种苍凉雄阔,迥然不同于我们青山绿水的家乡。有一个援疆队员悄悄对我说:我想哭了……这是一个年降水量只有16毫米,蒸发量却有3000毫米的极度干燥缺水的盆地,是“种一棵树比女人生孩子还难”的地方。我们以为,援疆三年我们只会与山川河流为伍,只能与壮阔荒凉相遇,我们唯有选择沉默和坚持。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在这里也拥有一片花园。

  那是2016年的夏天,正是吐鲁番盆地最热的时候,白天的最高温度达到45度,火焰山的地面温度达到70度。我下乡检查援疆建设项目,在热气蒸腾的工地上,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黄昏,司机载着我回家,路上经过吐鲁番一个叫“洋莎河公园”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的眼前突然一片绚烂,漫山遍野的玫瑰呈现在我眼前,粉红的、嫩白的、金黄的,如烟似霞,燃烧了一片天空,让我惊艳不已。我冲动地打电话告诉我的援疆队员,急急忙忙地诉说花香和花色,用手机留下暮色中娉婷的身影,酷暑劳累全然消散。

  当地人告诉我,洋莎河公园原来是一片戈壁荒滩,到处是砂石大坑、垃圾遍野。为了把垃圾场建成玫瑰园,他们艰难地进行着场地清平、渣土填埋、引水管道、拆除废弃房等等一系列的工作,硬是在一年的时间内,把昔日的荒滩垃圾场变成了海棠园、杏花园和玫瑰园……最神奇的是,吐鲁番的玫瑰可以一年四季生长,春天笑靥芬芳,夏天烁烁其华,秋天暗香浮动,冬天凌寒盛开。

  

  图二 作者在吐鲁番实地拍的玫瑰花 

  其实没有玫瑰,没有情人节,没有诗和远方,我们一样的活着。就像吐鲁番,它已经拥有世界上最甜的瓜果,春夏秋冬,桑葚、杏子、葡萄、甜瓜络绎不绝,从古到今,铺就了一天流金淌蜜的路。就这样,还需要玫瑰吗?

  阿义跟我讲过一个“鲜花改变世界”的故事。1945年,一位年轻的美国记者来到德国柏林采访,当时的柏林被盟军和苏联红军打得几乎成为一片废墟。当这位美国记者来到一间地下室采访时,只见阴暗的地下室中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没有面包,没有咖啡,作为战败国的德国民众生存在几乎没有食品、没有住所的极度困境中。但是,这位美国记者看到了令他一生难忘的情景:微弱的烛光中,那没有食物、没有咖啡的桌子上,却插着一朵鲜花!这位年轻的美国记者被深深震撼了。他把他的震撼写进了他的报道,他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民族,即使在最艰难困苦的日子里,他们也没有丧失对美好未来的坚强信念,这个民族一定会再次崛起在世界民族之林。

  这就是鲜花的力量。鲜花改变生活,也改变世界。

  吐鲁番的人们是怎么改变世界的呢?早在西汉时代,人们就引天山雪水成就“地下长城”坎儿井,让这个严重缺水的地区成为美丽的绿洲。在我们援疆的三年里,每年我们和当地的干部群众一起植树。与我们雨水丰沛、“插根筷子都发芽”的家乡不同,吐鲁番种一棵树必须经过整地、换土、滴灌等各个环节,小心翼翼地培育着每一颗树苗。那些树苗,必须要抗过风沙、熬过酷暑、战胜干旱,野蛮生长。三年的时间,从小草湖到火焰山的一排排的绿树,还有那些加宽了的路、长高了的楼,以及这些娇艳的玫瑰都在告诉我们吐鲁番的故事是那样的倔强、幸福和温暖。

  其实这是一个极其爱美的地方,那三月漫天飞舞的杏花告诉大家“新疆第一春”从这里开始,一年四季开放的玫瑰是铺天盖地的请柬,深情地邀请着懂他的人们。维吾尔族老乡家里的门楣、窗棂、地毯、壁毯、板床上到处都是大朵大朵的花儿,那些花儿还开在姑娘们的艾德莱斯裙子和乌黑长发间,开在人们的歌声和诗词中。维吾尔族姑娘的名字中都有“花儿”的意思,阿孜古丽是希望之花,阿依古丽是月亮之花,帕提古丽是圣女之花,古丽夏提是太阳花,齐曼古丽是红莓花,阿纳尔古丽是石榴花……那些花儿开在葡萄园里,开在小巷深处,开在鲜花盛开的村庄里。在吐鲁番的日子里,与鲜花和美好同行,让我们的内心变得丰富而充盈,每天都有惊喜,充满了温厚的力量。

  所以,当我们结束援疆离开吐鲁番时,我们真正地哭了。我们当初来这里的时候,只看到了他的雄浑苍凉,却没有感受到他的风情万种。而当我们生活了三年,虔诚地扑进了他的怀抱,慢慢地、细细地体会到他的痛苦与荣光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他。

  春节要来的时候,我收到了来自吐鲁番的葡萄干、葡萄酒,还有玫瑰馕、玫瑰花茶和玫瑰精油。家里因为有了来自吐鲁番的葡萄和玫瑰而香得腻甜腻甜的,我的这个春天就这样与吐鲁番的葡萄和玫瑰同在,喝杯葡萄酒,每一段回忆都丰盈美好,喝杯玫瑰茶,每一寸光阴都诗意盎然。吐鲁番人生命的葳蕤和蓬勃照亮了我,我变得特别澄澈明亮,内心仿佛生长着一个美丽的花园,充满了欢喜意,清淡而悠长。我的思念,是心中开放的一朵朵玫瑰,端庄娴丽,万转千回。

  其实,每个人都会很艰难地走完自己的路程。只是,在经历艰难困苦的时候,我们要尽量地让自己心中充满阳光,让自己如花儿般一路芬芳。像吐鲁番人,不惧环境和气候,顽强地种下心中的玫瑰。那芬芳的玫瑰如暖阳,一如既往地给予所有的人温暖和力量,也生生不息地鼓励和照亮了他们自己。

  喜欢一个地方就像爱一个人,永远地,他就在心里生了根。只要人对我提起吐鲁番,我的心里霎时间就阳光灿烂百花盛开。

  2月14日,有谁告诉我:吐鲁番的玫瑰开了吗?

  (作者系湖南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原吐鲁番市委副书记、湖南省援疆指挥长姜欣)

  更多专栏文章


(责任编辑 :杨万熙)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