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上海生态环境"第一工程":苏州河"复圆水清梦"

2016年12月26日 11:17   来源:上海观察   

  近日,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水污染防治和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将成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点工作之一。

  保护江河湖泊任重道远,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就开始了苏州河治理,经过二十年的坚持不懈,上海母亲河终于“复圆水清梦”。机制保障、方案科学、市民支持,苏州河的治理经验,或许能为未来一轮的城市水体治理提供一些借鉴。

  母亲河变成“黑丝带” 历史欠账太多难治理

  苏州河是上海的母亲河。它源于美丽的太湖水系,从青浦区赵屯进入上海界内,在外滩注入黄浦江,横贯浦西,勾勒出这个国际大都市最早的雏形。

  然而,随着城市发展,近一个世纪以来,苏州河渐渐变成一条步履沉重的河。作为中国最早被污染的河流之一,苏州河见证了上海工业发展的进程,也付出了沉痛的代价,成为系在繁华都市腰上的一条“黑丝带”。

  到上世纪80年代,上海每天要向苏州河排入140余万吨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形成了一条自河口至华漕长达23公里的常年黑臭污水带,它每天注入的滚滚黑水,占黄浦江总污染的46%。老上海人形容苏州河“黑如墨,臭如粪”,一点也不夸张。沿河的住户根本不敢开窗,位于河口处的上海大厦为了隔离苏州河的臭味,甚至动用了外汇急购密闭进口钢窗。

  1988年,上海市委市政府下决心整治苏州河,拉开了整治苏州河工程的序幕。

  治理前,苏州河两岸建了大量仓库、码头、工厂和作坊,两岸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直接排入苏州河,大大超过了河水自净能力。几十年的历史欠账要一朝还清,谈何容易?苏州河受黄浦江水位影响,与支流水体交换比较频繁,干流再怎么治理,支流带来的污水总是绵绵不绝。此外,苏州河属于双向流动的潮汐河流,水体随潮水的涨落回荡,污水也随之回荡,要突破自然条件的限制,并不简单。但为了母亲河的微笑,上海人只能选择迎难而上。

  上海生态环境“第一工程” 投资140亿,耗时20年

  苏州河污水治理基础性改造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1998年,按照“以治水为中心,全面规划、远近结合、突出重点、循序渐进、标本兼治”的原则,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开始实施,分为三期。这项工程总投资140亿元,耗时20年,被誉为上海生态环境“第一工程”。一期工程

  1998年,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一期工程正式启动。

  治理苏州河,污水截流是关键,2001年4月21日,上海市政府召开动员大会,苏州河六支流截污工作全面展开。彭越浦、真如港、木渎港、新泾港、新槎浦、华漕港等六条苏州河支流每天产生的30万吨污水被截流,送往占地66.17公顷的石洞口城市污水处理厂。

  截污纳管的同时,综合调水作为辅助措施屡次使用,还有一个措施就是底泥清淤。底泥疏浚配合曝气船的河水复氧,使苏州河得以“生态修复”。两岸“绿色走廊”建设也纳入了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工程。从1997年起,苏州河沿岸172处原材料、农产品、垃圾、粪便码头结束历史使命;危棚简屋大批拆迁;河畔“绿带”不断延伸,苏州河边初现绿意。二期工程

  在苏州河整治一期工程基础上,二期工程仍以治水为中心、标本兼治、重在治本,继续以截污制污和生态修复为重点,同步推进水环境整治和两岸环境改造。

  苏州河二期工程于2003年4月11日正式开工,2005年底完成。第二期工程正式将苏州河综合整治范围拓宽至全流域,目标是切断所有可能的污染源。一场声势浩大的截污治污“交响曲”奏响了。

  上海不仅继续治理苏州河的6大支流,还对那些或穿流过居民新村,或散布农村田间的水环境“毛细血管”进行梳理,让平均长度不到1公里的中小河道也告别黑臭问题的困扰,整个水系的水质日日趋好。

  此外,一个个绿意和美景交融的沿河景观相继落户苏州河两岸。2004年7月,中远两湾城对岸,一块有着诗意名称的大型绿地——梦清园开园。绿意葱茏,还不足以完全描绘这块城市“绿肺”的个性。作为沪上第一个活水公园,梦清园源源不断地将苏州河水引入、净化,最终变成清洁的水。三期工程

  2007年11月,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三期工程开工,总投资31.4亿元,具体任务有四:苏州河市区段防汛墙加固改造和底泥疏浚工程;苏州河水系截污治污工程;苏州河青浦地区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工程;苏州河长宁区环卫码头搬迁工程。

  第三期整治工作,不再局限于改善水质和水系,而是着眼于河岸两侧的景色,不论是防汛墙,还是岸边的环保作业码头、污水码头、垃圾码头,乃至两岸的建筑物,都成为这一轮整治的重点。

  2008年,三期工程的主体工程完成后,苏州河水生态系统进一步得到恢复。同时,苏州河环境的改善,还带活了河畔经济。

  苏州河治理为什么能成功

  苏州河20多年的治理,重在机制保障。1996年,上海市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成立,市长亲自挂帅,下设专职办公室。这个机制在整个治理过程中没有变过,像这样一个市长当组长的河流污染治理机制,当时在全国也是首创。

  苏州河治理取得成效,还赢在方案科学。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成立后,组织专家进行了反复研究论证,提出了《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方案》,确定了“截流、治污、清淤、引清、绿化”的十字方针,沿河八区一县也相继成立苏州河综合整治机构。“我们一直在贯彻这个方案,一步一步地落实,从来没有变过,说明这个方案是科学的,符合苏州河实际的。”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领导小组曾这样对媒体说。

  苏州河河水由黑变清,更大程度上得益于上海人民的共同努力。苏州河治理,涉及大量的动迁和改建,仅“梦清园”一地就要动迁18家工厂和754户居民,投资近5.1亿元,这一切得到了上海市民最大的理解和支持。亚洲开发银行作为苏州河整治工程贷款方曾经做过一份随机调查,它显示94%的上海市民对苏州河的治理表示满意。

  苏州河的治理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整体推进,综合治理。1988年以来,上海励精图治,创造了河流治理的奇迹,苏州河终于摘掉了让人汗颜半个多世纪的“黑臭”帽子。为此,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被命名为“国家环境友好工程”,并获得奥地利“全球能源水资源奖一等奖”等多项荣誉称号。

  江河湖泊是水资源的重要载体,是生态系统和国土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具有不可替代的资源功能、生态功能和经济功能。苏州河的成功治理,或许能为日后水污染防治和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提供经验。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Close
未标题-1.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