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正文

补短板,不让“护水人”吃穷饭

2016年02月03日 14:5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丹江口水库水质保持在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二类标准,甚至有时数据可以达到一类标准。”环保部华南环境科技研究所副所长刘晓文12日在湖北举行的“水都论坛”上宣布,丹江口水源地入选全国首批“中国好水”。

  12日,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迎来正式通水一周年。据北京师范大学水科院院长许新宜介绍,目前南水北调来水已占北京市城市用水约70%。京、津、冀、豫约3800万人从中受益,南水北调综合效益初显。

  记者近日在库区实地采访过程中,深深地感受到了水源地干部群众为了当好“护水人”所倾力付出的奉献。

  为保一库清水北送,水源地“壮士断腕”

  “如何保持水质稳定达标,其实对我们来说,压力不小,一直不敢放松懈怠!”湖北十堰市茅箭区区长周庆荣说,去年调水之前,辖区主河道治理已确保了“河水不黑不臭,水质明显改善”。今年以来,又对于流域内13条支沟“毛细血管”加强管护保洁。

  茅箭区是十堰市主城区所在地,十堰市“先有厂后建市”的情况,形成了城市纳污沟直排河流的历史现象。作为核心水源地为了保清水北送,十堰市各城区先后开展清淤清污、管网建设等大量工作,全面整治排污口590个,累计建成清污分流管网818公里。

  在十堰市最大的神定河污水处理厂,从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选派来的厂长张群伟告诉记者,污水处理厂已完成“出水超一级A,日处理18万吨”双达标升级改造。此外,在神定河下游,人工快渗等技术,将尾水深度处理成地表三类水,当好丹江口水库的“守门员”,不让污水直排入库。

  为确保境内入库河流水质稳定达标,一方面要截污、清污,更要从源头减污、控污。作为湖北省全省人均GDP倒数的十堰市郧西县,“壮士断腕”般将当地富民强县的支柱产业黄姜产业摧毁。

  郧西县县长张涛告诉记者,今年,郧西县还对占全县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40%的17家矿山企业实施关停。张涛解释说,“矿山开采对于库区生态有影响,就算是金山银山,郧西也要坚决放弃!”

  几年来,十堰先后关停并转“十五小”企业329家,拒批160家污染企业,迁建125家企业,每年财政收入减少15亿元。

  相比产业的关停,库区移民的搬迁则更为悲壮。为了南水北调,当地先后两次移民共计46.9万人。

  从小长在汉江边的国家一级作家梅洁,曾感慨“当清澈的汉水给干渴的中原大地带来一片滋润时,当人们欣喜地端起从遥远的鄂西北流来的一杯幽蓝时,不要忘记为此而两度奉献了家园和土地的库区人民,不要忘记他们几代人在半个世纪里经受的磨难和牺牲。”

  脱贫路上“弯道”跨越,守着清水不能“吃穷饭”

  “看见那条蓝色的管道没?那儿就是我们的取水管道。”十堰丹江口人陈斌提起他的新事业满怀憧憬。他告诉记者,丹江口水库的好水形象,吸引了全国8家知名瓶装水生产企业前来设立生产基地。

  陈斌的公司过去以生产黄磷、化工等产品为主,为了“一库清水北送”,企业被关停。2013年12月企业决定转型做“水文章”,去年3月开始建厂,7月产品上市。如今,陈斌的年生产处理20万吨天然饮用水的企业已经步入正轨。

  “守着青山绿水不能吃穷饭”丹江口市长李翔说,丹江口市关停了100多家污染企业。地方产业如何实现转型?当地瞄准南水北调核心水源地这一品牌,近年来开始大力发展水资源产业,水产业呈大幅上升之势。

  作为核心水源区被划为“限制开发区”,这就意味着,十堰这座工业城市,不得不早早就驶上了“弯道超车”的转型跨越阶段。

  如何在相对“逼仄”的空间带着压力“起舞”?十堰选择了自念生态约束“紧箍咒”,坚持生态立市战略。十堰市委书记周霁说,十堰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也决不走“守着青山绿水苦熬”的穷路。

  “库区老百姓生计不解决,不可能持续护好水!”张涛说,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确保如期脱贫是早已立下的“军令状”,必须要给老百姓“找出路”。

  郧西的黄姜产业因为加工过程有污染被取缔之后,当地推动传统农业向生态农业转型。如今,“马头山羊”、“山葡萄”等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2015年预计实现农业总产值43.5亿元,农产品加工产值11.5亿元,分别比“十一五”末增长42.5%、186%。

  “过去认为几乎不可能做到的治污水平,如今都实现了!国内国际领先的治污环保技术都在十堰密集使用,我们当好‘护水人’,充满信心!”曾经从事多年水利工作的周庆荣说,伴随着全国知名治污企业的陆续进驻,十堰已经成为全球污水处理技术的富集地,当地将打造环保产业,“让污水成为资源,变废为宝。”

  长远发展约束多困难大,水源地需要多方“给力”关爱

  记者采访时发现,虽然水源区各级干部均已深刻意识到必须转变发展方式,走生态经济之路,但受到交通、科技、区位等多重限制,转型之路也不乏困难。 

  来自环保部华南环境科技研究所的最新调研评估,库区由于土地瘠薄、岩层松散,降雨集中且多暴雨以及不合理地开发利用土地资源,丹江口区域水土流失严重,占比高达52.7%,水土流失对水质仍然造成影响。

  同时,为了减少库区养殖的面源污染,约9万只养殖网箱亟需逐步拆除。清理补偿资金16亿元的缺口,“砸掉近5万渔民捧了一辈子的饭碗”,对于财政贫瘠的当地政府来说,“还是感到头疼”。

  山高路远、交通不便,十堰市所下辖所有区市县均被列入国家秦巴山特困集中连片地区,82.98万人的贫困人口数字,在各级干部心中沉甸甸,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任务依然艰巨。

  有压力有苦恼也有期盼。记者采访过程中,几名干部坦言,这些年各种渠道专项项目增多,但大多数项目都要求地方配套、企业和农户自筹。本来是惠民项目,反倒让“缺米少梁”的贫困县害怕,不争取项目感到可惜;争取到了项目,地方配套又犯愁。

  干部们建议,上级给予一定特殊政策支持水源地建立国家生态经济综合改革试验区,多给些“解渴”政策,让水源区贫困县市区“补齐短板”,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这样,库区老百姓们当好一代又一代的“护水人”就更有信心了!”


(责任编辑 :王璐瑶)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